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梁漱溟先生谈乐天知命  

2017-11-21 09:39:37|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乐天知命

梁漱溟

梁漱溟先生谈乐天知命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古人有许多说话,早先我自以为能领会其意义,其实所领会的极其粗浅。今年过八旬后,感受时事环境教训,乃有较深领会于心。此一不同,唯自己心里明白而已,难以语人。今略记之于左;人之领会于吾言者如何,又将视其在人生实践上为深为浅而不同焉。

例如五十年前旧着《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曾比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指出“仁者不忧”之大可注意,自谓能晓然其意义矣,其实甚浅甚浅。今所悟者乃始与《易·系辞》“乐天知命故不忧”一语若有合焉。乐天知命是根本;仁者不忧根本全在乐天知命。

梁漱溟先生谈乐天知命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何谓乐天知命?天命二字宜从盂子所云:“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来理解。即:一切是事实的自然演变,没有什么超自然的主宰在支配。自然演变有其规律,吾人有的渐渐知道了,有的还不明白。但一切有定数,非杂乱,非偶然。这好像定命论,实则为机械观与目的观之合一,与博格森之创化论相近,不相违。吾人生命与宇宙大自然原是浑一通彻无隔碍的,只为有私意便隔碍了。无私意便无限碍,任天而动,天理流行,那便是乐天知命了。其坦然不忧者在此。然而亦不是没有忧,如云“忧道不忧贫”;其忧也,不碍其乐。忧而不碍其乐者,天理廓然流行无滞故耳。孔子自己说:“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意思可见。孔子又云:“五十而知天命”,殆自言其学养功夫到五十之年自家生命乃息息通于宇宙大生命也。

在平素缺乏学养的我如上所说,不过朦胧地远远望见推度之词。即从如上所见而存有如下信念:一切祸福、荣辱、得失之来完全接受,不疑讶,不骇异,不怨不尤。但所以信念如此者,必在日常生活上有其前提:“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是也。

临深履薄之教言,闻之久矣。特在信服伍庸伯先生所言反躬慎独之后,意旨更明。然我因一向慷慨担当之豪气(是个人英雄主义,未是无产阶级革命的英雄主义),不能实行。及今乃晓得纵然良知希见茁露,未足以言“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却是敛肃此心,保持如临深履薄的态度是日常生活所必要的。此一新体会也。

信得及一切有定数(但非百分之百),便什么也不贪,什么也不怕了。随感而应,行乎其所当行,过而不留,止乎其所休息。此亦是从临深履薄态度自然而来的结果。

自注:一切有定数,但又非百分之百者,益在智慧高强的人其创造力强也。一般庸俗人大都陷入宿命论中矣。(以上录自《梁漱溟全集》)

 

野老浅注:

智者不惑,勇者不惧 ,仁者不忧:孔子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见于《论语·子罕》。仁者是忧道不忧贫,仁就是爱人,要看轻身外之物的得与失。就会有会有坦然的心境,才会有真正的勇敢。 

戒慎:警惕谨慎。《礼记·中庸》:“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没有刻意去做成某件事情,然而事情却做成了,这是天;没有刻意去达成什么目标,然而目标却达成了,这是命。

《孟子注疏》曰:“莫,无也。人无所欲为而横为之者,天使为也。人无欲致此事而此事自至者,是其命而已矣。故曰命也。”人没有想去做某件事,却偏偏去做了,这就是天。人没有去求取某件事,此事却自来了,这就是命。

博格森:亨利·博格森(Henri Bergson1859年—1941年),法国哲学家,文笔优美,思想富于吸引力,曾获诺贝尔文学奖。他认为人的生命是意识之绵延或意识之流,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成因果关系的小单位。他对道德与宗教的看法,亦主张超越僵化的形式与教条,走向主体的生命活力与普遍之爱。其写作风格独特,表达方式充满诗意。代表著作有《创造进化论》、《直觉意识的研究》、《物质与记忆》等。

伍庸伯:伍庸伯:(18861952),名观淇。广东番禺人。先后毕业于广东将弁学堂和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曾任管带之职。辛亥革命初,在南京临时政府参谋部任职。孙中山出任大总统时,伍观淇先任粤军督察处总参议,后任总司令部办公厅主任。1936年成立广东农村合作委员会,任主任委员。1938年日寇入侵及广州,翌年成立民众抗日自卫团队统帅委员会,伍先生负责番禹等地游击区。广州失守后,伍先生坚持抗日,任挺进第四纵队司令,以迄于最后日寇投降。

伍庸伯先生与梁漱溟先生结识于1919年,时梁先生发表《究元决疑论》,引起知识界的广泛注意,伍庸伯曾到北京大学旁听梁漱溟先生讲课,长达一年多。梁漱溟先生于1920年亦曾聆其讲学。1950年伍庸伯再次为梁漱溟等人集中讲述了他对《大学》的理解。伍庸伯是梁先生一生最佩服的人,说他“真切不苟”又说“伍先生的学问功夫是真正的、彻底的儒家”。

临深履薄:《诗·小雅·小旻》:“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谓面临深渊,脚踏薄冰。后因以“临深履薄”喻谨慎戒惧。《后汉书·杨终传》:“今君位地尊重,海内所望,岂可不临深履薄,以为至戒。” 晋·葛洪 《抱朴子·诘鲍》:“王者忧劳于上,台鼎颦顣于下,临深履薄,惧祸之及。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