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推荐梁漱溟先生的《佛学大意》  

2013-10-12 10:53:17|  分类: 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梁漱溟先生的《佛学大意》

 

人们都知道梁漱溟先生是近代的大儒,是国学大师,殊不知他骨子里却是一个真正的佛家。美国芝加哥大学艾凯教授1980年采访他时,梁先生就曾对他说:从小的时候就想出家当和尚,所以我可以说是一个佛教徒。”在《东方学术概观》中梁先生则直接地说:“熊先生应归属儒家,我则佛家也。”

袁鸿寿先生在纪念梁老的文章中说:“就一生行谊而论,梁老完全合乎六度五戒。六波罗密一曰“戒”,他守的五戒最实在,杀、盗、淫、妄、酒,都无犯。二曰“施”,前言他的工资收入三分之二分送他人,这是财布施。至于法布施,讲人生真理,循循然善诱人。当我愤不欲生时,又施无畏,劝我读白乐天诗。三曰“精进”,梁老一生在日日新,又曰新中发展,从无一刻之懈怠。四曰“忍”,在一切委屈求全的日子里,能忍人所不能忍。五曰“定”,我未见梁老做静坐功夫,然如七星岩外小树下聊闲天的定力,比蒋介石祭张自忠致悼辞时,敌机盘旋上空之镇定,还高一点,因前者谈话自若,后者强作镇定。六曰“慧”,梁老偶尔表示这辈子在浩劫中蹉跎了救民之苦厄,但一念不息乘愿再来。梁老对于大乘教之教义,在《佛法大意》的录音中曾有所论及。他说大乘教一面是原始佛教的继承;一面又是原始佛教的翻案文章,即对于出世出家之出,抱出而不出,不出而出,不舍众生,不住涅盘。他逝世后灵堂的挽联中所说的“百年沧桑”可总结为八个字“相似相续,非断非常”,并无一般文人含有感慨意。所以梁老是不穿袈裟的和尚。”

1978年梁漱溟先生应友人袁鸿寿先生之约请,为诸友人讲《佛法大意》。此文言简意赅,被郭元兴居士推崇说:“梁漱溟先生此文不过千言,而于原始佛法及大乘佛教之要义与精神赅摄无遗。”198712月,《佛法大意》发表于《法音》第一期;1988年又发表于香港《佛学杂志》。

今年恰是梁漱溟先生诞辰120周年,我们大家都在纪念他,野老推荐这篇文章,籍此缅怀先生,学习先生,纪念先生。全文敬录如下:

 

佛法大意

梁漱溟

友人袁虹叟新购录音机,邀我为一次录音。我以《佛法大意》为题,略申我对于佛法的认识。其词如下: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佛法大意。原始佛法即通俗所称为之小乘佛教的,其内容总括起来,就是四谛五蕴之说。何谓四谛?苦、集、灭、道,是为四谛。在佛家看人生,不过是起惑、造业、受苦三句话可以尽之。人们总迷惑在有个自我,便是起惑。实际上根本没有一个我,没有那样常一主宰的我,如像人们所设想者。这样便联系说到五蕴。何谓五蕴?色、受、想、行、识,是为五蕴。色指身体;受即苦乐等感受;想指留下的记忆;行、识则指生命流行的本身。生命的真象是前后相似相续,非断非常。此时的我与过去的我,刹那变化,早非一事;只不过前后相似相续而已。并不像人们误认为今天的我依还是昨天的我那样,所以说非常。然而它又是相似相续下来而不断的,并不像人们误认为一个人死了便完了的那样。由于人们的迷执着自我,便造种种业——善恶都是业——这便是四谛中的“集”,而人生种种的苦就由此而来;所以集为苦之本。要消灭人生之苦必得修道。原来古印度社会是宗教盛行的世界,各个宗教几乎都以解脱苦恼的生活为宗旨,都讲究修道。修道为寂灭之本。苦、集、灭、道四谛大意就是这样。佛家在古印度属于较后起的宗教。原始佛教的教义有三:(一)诸行无常,(二)诸法无我,(三)涅槃寂静。是曰三法印。世间一切事物流行曾不暂住,就是诸行无常。有世间法,有出世间法,亦或称有为法、无为法;浑合称之曰诸法。但不论有为法、无为法,总归是没有我,这就是诸法无我了。世间是生灭不住的,人生是造业受苦,沉沦在生死轮回中的;印度各教派几乎都求超脱生死,归于寂灭为乐之境;但它们总不免认识有错误,修行有错误,不能契合真理,妙达出世之境界。唯独佛家能以成就得涅槃寂静。以上粗略叙明原始佛教的大意,以下再谈一谈大乘佛法。  

大乘佛法在世间人看来,应该说是原始佛教十分可惊的一大发展变化,它表现为一大翻案文章。那就是在大乘说,五蕴皆空,四谛不立,有如般若心经上的一切皆空:“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乃至“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云云。但实则是翻而不翻。大乘佛法正是建立在原始佛法之上的,既不是离开这一基础,却又反过来指点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在实践上菩萨不住涅槃,不舍众生,原本是出世间法,却又出而不出,不出而又出。我们可以说,若没有大乘佛法,那么,佛法是不圆满的。

说至此,回顾一下来说宗教和人生的关系。原始人群或称初民社会的生活中就有宗教的萌芽。那就是人们震恐于大自然界风云、雷雨、洪水、猛兽,种种灾患侵袭,幻想有神灵降罚或魔鬼做祟,而有许多禁忌或胡乱的崇拜,在今天看起来可笑,而在那时正是维系其社会生活所不可少的。不妨说,自远古到今远远的未来世界,将始终存着宗教。所谓宗教,就是人类在现世生活中一种超现世乃至反现世的倾向。现世和反现世正是矛盾统一,相反相成的。在佛教内有人天乘、小乘、大乘、和种种宗派,恰是包罗万象的。佛法既创起于古圣哲的佛,但又随顺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社会人情而形成,在流布,莫执一而非余。我的话完了。(注:作于197810)

注:袁鸿寿:即梁老所称之袁虹叟(19091990)江苏吴江人。1930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获拉哀特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历任云南大学教授,河北职工医学院医学院史教授,袁鸿寿为北京中国医学院的创始人。毕生致力于中医研究事业。曾任职于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顾问,藏密气功研究会秘书长,中国佛教协会理事,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1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