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2013-09-25 11:23:46|  分类: 佛教--咒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本文输入字体为:宋体-方正超大字符集)

 

校勘及讨论的缘由

发现《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有着不同版本,已有好长时间了。之后对我已发表的博客采取了更新措施,即以《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为准,重新制作了咒语图片;然博文首端之咒轮图,却未更新。幸有网友“中国公民”者,在评论中提出意见,终使我下决心对《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进行校勘,以澄清事实,订正疑误。

大藏中的宝楼阁经的三种版本

《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出于唐·不空三藏所译的《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其异译本还有唐·菩提流支的《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以及梁代(南北朝)失译的《牟梨曼陀罗咒经》等三种译本,以下略称为《宝楼阁经》。

野老分别查阅了《房山石经》、《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大正藏》等经藏,进行校勘;以距唐代译经时较近的《房山石经》为范本,逐次对根本咒进行核对,校堪正误。《宝楼阁经》的三种译本中的根本咒虽汉译文字有异,但以古音读之,均合梵文。由于菩提流支译本、梁佚名译本与下面所要谈及的“版本问题”,并无牵扯,故略去不谈,而只谈不空译本。以下是《房山石经》根本咒: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因原石刻印件,不够清楚,故野老抄录如下:

大寶廣博樓閣善住秘密陀羅尼——不空譯

曩莫 薩嚩 怛他()?()(一引)  () 尾補攞 ?()  麼抳 鉢囉(二合)() 怛他多() 你捺捨寧()  麼抳麼抳()()鉢囉(二合)()  尾麼黎()  ()?()  儼鼻【口+(欵-欠)+(十一)(十二)(十三)  入嚩(二合)攞 入嚩(二合)(十四)沒馱 尾盧枳帝(十五) 麌呬夜(二合)  地瑟恥(二合)()  ?(十六)  娑嚩(二合引)(十七)   

注:1.辽代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刻成。载《南藏》《北藏》、《径山藏》、《龙藏》。

2.咒文中所译【马+犬】字,是驮的异体字;因字库没有,故直用驮字。

3. ?未能显示。应为【艹∕阝+辛∕子】字,下同。

 

于是以《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所载不空译本与《房山石经》不空译本,逐次进行校勘,结果竟是全咒分段完全相同,除?改为改为外,其余诸字皆不差。今只节录《碛砂藏》不空译本之根本咒如下: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自《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推崇《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并有梵汉对照咒文载于集中,《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皆如是。今举《碛砂藏》中《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所载如下: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从上可以看出《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的《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汉译咒文是引用不空三藏的版本,前后分十七句完全相同,且汉字亦未见大的差异。只有?换成(共四处)換成換成,这不过是字之异体而已,并无根本改变。其餘诸字,则完全相同。对照之城体梵文,可供研究参考。

《大正藏》的版本与《房山石经》等经藏的不同之处

经查《大正藏》的《宝楼阁经》的三种译本,其汉译均与《房山石经》亦无大差别;现在只谈不空三藏译本中的根本咒与《房山石经》的比较,首先分段相同,只个别字稍异1.?改成共四处2.改成3.你改为4.【口+(欵-欠)+改为?(【口+隷】)。以上改换的字发音相同,并无本质的改变,可不予计较。那么《大正藏》与《房山石经》中的不空译本究竟是否还有其他不相同之处呢?经过仔细校勘发现有如下几处:

1.经题为:《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 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轮》,“咒轮图标题”原注曰:此经题新加”就是说原来《高丽藏》等没有,是由《大正藏》新加的。

2.CBETA《大正藏》No.1005A不空译本,卷首有城体及悉昙体两咒图,原注曰:此陀罗尼轮及次长行丽宋元三本俱无之,今依明本补载之”经查《房山石经》、《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等经藏均无咒图。

3.在两咒图下,有汉译根本咒全文,及其功德(即所谓长行;而《房山石经》等经藏均无。又咒文中怛他多后注:甲本为怛他

4.根本咒中(五)怛他多,注为:甲本为怛他

5.CBETA《大正藏》No.1005A不空译本,上卷结尾处有悉昙梵文根本咒全文,注曰:梵字真言依灵云寺版普通真言藏载之”,谓此梵咒是依净严的《普通真言藏》所写。而《房山石经》等经藏均无。

6.CBETA《大正藏》No.1005A不空译本,经文结尾处有注曰:甲本奥书曰贞享三年九月一日点之又以和国高丽两本挍之是为今日授于诸徒也又以流志译本并牟梨经校点其异文冀有裨于后生矣河州延命传密沙门净严四十八才元禄十六年正月二十九日以净严和上之本再校了尊教(原文无标点符号)所谓“甲本奥书”就是甲本的注释,是于贞享三年(公元1687年)九月一日批点查阅。说明甲本是经与净严和尚加笔本再校,于元禄十六年,即公元1704年完成。

由于我没见到《大正藏》的原版,只能依凭CBETA《大正藏》,至于其录入与原版是否有异,则不得而知。

《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的《宝楼阁经》的根本咒是梵汉双译对照,学习和研究的人很为看重。故《大正藏》与《碛砂藏》等经藏进行比较,是我们十分关心的事;经过认真校核,却发现许多相异之处。现摘录CBETA《大正藏》No.1955《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如下: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由于其中悉昙梵文错误较多,暂不置评,留待以后再行讨论。现在仅对汉译咒文进行比较:

1.CBETA在录入时,误将字错写成字。

2.怛他多改写成怛他蘖多。

3.诸如?改写成改写成【口+(欵-欠)+改写成?(【口+隷】);因音同体异,可不予计较。

在这里看出《大正藏》中《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所推举的《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也把怛他多写成怛他蘖多,与《大正藏》不空译本的咒轮图一样,均是来自另一版本的,亦即所谓之甲本。

另外《大正藏》中与其他经藏不同的地方是增加了No.1005B经梵字真言》,我们留待以后再行讨论。

问题出在哪里?

经过校勘后得知,不空译本的根本咒文,在《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中,除了有几个异体字外,其余并无不同。至于《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所推举的《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应是不空译本,《房山石经》未载,而《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均载,并基本相同;所以问题就出在《大正藏》的咒图与所谓甲本

在《大正藏》的旁注中说:甲本就是日本“黄檗版”净严等加笔本,怎么解释?“黄檗版”原是日本黄檗宗于公元16691681年开版的大藏经,是依中国明代的《径山藏》覆刻的,又经与《丽藏》校核而完成。《径山藏》我没有参阅过,不敢说问题就出在《径山藏》或不出在《径山藏》;而净严等加笔,就不好说了,净严和尚是日本高僧,他和他的助手加了什么笔,野老亦不敢臆测。但怛他多,已经变成了怛他蘖多,出现在甲本中,其他经藏中均不见,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大正藏》中《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梵文

经查《大正藏》所载《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不空译本梵文根本咒有如下几处:

①卷首有两咒图:一是城体,一是悉昙体。②上卷卷末有根本咒是悉昙体。③《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悉昙体根本咒。④No.1005B经梵字真言》之悉昙梵文真言。除两咒轮图外,其他三项与《房山明咒集》进行了比较,因为《房山明咒集》是依《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而转录的,可作为《宝楼阁经》梵文根本咒之校勘蓝本。为什么采用唐代末期的行琳《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作为蓝本呢?二者同在唐代,相距时间较近,约170年左右,且经《房山明咒集》转写颇为规范。故以此对比,请见下两图:

《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一)、咒轮图的问题

CBETA《大正藏》中No.1005A不空译本卷首有两梵文咒轮图:

关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的版本校勘及讨论 - 忍冬野老 - 忍冬野老的博客

 图一:原注曰:

此陀罗尼轮及次长行丽宋元三本俱无之,今依明本补载之。”就是说此城体咒轮图,与咒轮图下面的长行,亦即汉译根本咒全文及其功德,是《高丽藏》、宋、元的经藏所没有的,而是依明本增补上的,明本应是指《径山藏》而言,那么此咒轮图,到底出自《径山藏》呢,还是由“净严加笔”而成的呢?野老愚钝无知,亦不敢臆测,还请智者不吝赐教!

图二:原注曰:此陀罗尼轮,依缩刷大藏经载之。”所谓《缩刷大藏经》就是日本明治十三至十八年(公元18801885)间,由东京弘教书院刊行,活字印刷版的汉文大藏经。按原注之意,此悉昙梵文咒轮图的添加,系出自日本某高手,应是毋庸置疑了。

(二)、No.1005B经梵字真言》之悉昙梵文真言

《大正藏》经梵字真言》卷首注曰:承安元年写东寺三密藏本。”卷末写:承安元年六月十日於仁和寺以常林房御本書寫本云以根本御本書之云云。署名:金剛 顯耀。”这是说明:书写的时间地点,所依版本,署名等,显示得清楚明白。

日本承安元年即公元1117年,相当于北宋政和七年。此《宝楼阁梵字真言》书写时间较《房山石经》不空译本刻成时间还要早21年。日本空海大师入唐求法,于元和元年(公元806年)三月归国。公元823年,受赐东寺,东寺藏本则是由空海从唐带回的秘本。书写地点是建于公元886年的仁和寺,是日本真言宗皇家御室派总寺。由此看来,“东寺藏本”要比1680年净严开板的《普通真言藏》早了563年;比始增咒轮图的日本1885年《缩刷藏》本,早了768年。经过校勘后,知其与《房山石经》根本咒之原译悉昙咒语的个别字虽有异,应是准确可信。至于是否有录入错误,则不得而知。

(三)、《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不空译本根本咒

由于CBETA录入时的错误较多,况《大正藏》自称是依万历四十二年(公元1614年)的明洪武南藏本,而实际上是采用的是净严加笔甲本。故CBETA《大正藏》之《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的不空译本根本咒,难以为信。

最后的总结

综上所述,有以下几点:

一、《宝楼阁经》的三种译本之汉译根本咒文中,虽有字异而音近或音同者,但并无本质差别,按古音读诵均合于梵文。

二、不空三藏译本之根本咒,其汉译咒文,在《碛砂藏》、《永乐北藏》、《龙藏》甚至《大正藏》除个别异体字外,也并无大差别。

三、梵文咒语应是《大正藏》中No.1005B经梵字真言》之悉昙梵文真言,是依日本空海大师自唐带回之密藏本而写,距不空三藏译本时间最近,校勘后与行琳《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无大差别,准确可信。至于CBETA《大正藏》在转写或录入时出现的错误,则另当别论。

四、《宝楼阁经》中汉译根本咒,无论那个译本,无论是《房山石经》、《碛砂藏》还是《永乐北藏》,无论是《丽藏》、《龙藏》甚至《大正藏》,均无大差别。由于咒轮图的出现,日本“净严加笔之甲本”的出现,于是有了另一个版本出现。问题不多,就是把原来的“怛他多”改变为“怛他蘖多”。

五、值得于此提出的是清末民初时,有智钦法师血书《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兰扎体咒轮图,此梵咒是依古本书写的,野老至诚向有缘网友推荐此咒轮图。

六、野老的校勘至此告一段落,虽然参照的经藏尚不够全面,原版的《丽藏》、《径山藏》、《南藏》还没有参阅,甚至原版的《大正藏》也没有看过。所以还不敢说哪个是对,哪个是错。据我所知,研究、读诵梵文咒语者中有不少人尚依凭“甲本”;也有部分人坚持依凭《房山石经》等古本;而有些人则莫衷一是。那么究竟依凭何本?您看过本文后,运用自己智慧做出判断和抉择,或许能有所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55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