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略谈《金刚经》版本之现状——续四  

2011-08-14 16:34:55|  分类: 佛教-金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略谈《金刚经》版本之现状——续四

 

流通本的特征:以上通过介绍古本的特征及其以后的演变,可知由宋至明清时,逐渐形成了“新本”,亦即后来的“流通本”。流通本的版本也不止一种,今以清·光绪十五年金陵刻经处的版本作为介绍依据,其特征如下:

1.道场前仪后仪:前仪有香赞、净口业真言、净三业真言、安土地真言、普供养真言,奉请八金刚、奉请四菩萨,发愿文、云何梵、开经偈。后仪有般若无尽藏真言、金刚心真言、补阙真言、补阙真言(另一补阙真言,今称补阙圆满真言)、普回向真言,金刚赞。

宋·孤山智圆法师批评道:佛以金刚之宝坚利,以喻般若体用也,此由世人不晓真谛记(真谛三藏所记述)中六色金刚之宝,輙(辄之另体字。擅自也)加二种,便作神名(八金刚也——红体为原注。下同)。神名既误,菩萨亦非(四菩萨也)。风俗滥传(以世间相沿积久之风俗习惯为据,随意传播),何足言也。又此经所在则为有佛,岂假八神获利益!请思法喻,自晓是非(以金刚之宝喻般若之法非是执金刚神也)

明·洪莲《《金刚经》注解》在前仪处注明:“平时诵经不用亦可。”,可见得不能把道场前仪后仪均列为《金刚经》经文,作为必读。这里应当指出,古本均没有设前仪后仪。清·石成金说:“此经,他本前列开经启请净口诸文,是皆后人所添,亦可不读。

孤山法师在谈到添糅在经中诸文时说:“咨尔(祈使)有识,试为思之。且徧(遍古写)诵诸段杂语,已废读半卷真文。何如舍杂诵,真使心无间断,纵未能即言体道(躬行正道),且为乘种(修无上菩提之因)亦已深矣。

2.三十二分列入经文:古本没有三十二分,而流通本均把三十二分列入经文。宋·德洪禅师说:“梁昭明太子析《金刚般若经》为三十二分,而世师尚疵(非议)之谓为破碎法身,……。”宋·善喜和尚说:“此经梵文译本。元无分名(原来没有划分几个部分,也没有部分的名称)。大藏外盛行什译(大藏外之鸠摩罗什法师译本)有三十二分,相传是梁昭明太子作。若依译本,不可参入。”这两位宋朝法师都明确表示:当时就有人反对把三十二分列入经文。

明代具有权威的宗泐、如玘两位法师就曾经指出:“此经乃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所译,分三十二分者,相传为梁昭明太子所立。元译本无(原来的译本没有三十二分)。又与本论科节不同,破碎经意今不取焉。

清·石成金说:“此经,分三十二分,相传自梁昭明太子,但天衣无缝,割裂为繁,且如推穷(彻底研求)四果,渐至如来政紧关(关键时),昔在然灯,何单承庄严佛土,又色见声求四句,原与下文一气潆洄,势难以刀断水。然而品节有序,读者赖以记述,今予此著(指《金刚经石注》)止将各分标存细字于傍,可以不必杂于经文读。他说本来经文不应割裂,但读者如依靠三十二分来记述,可以小字列于经文之旁,不应杂于经文之中,让学人读诵。

3.“冥司偈”列入经文:非鸠摩罗什译本的“冥司偈”,自唐末添入经文。唐末为60字,宋以后则为62字。前文在谈到古本时,对“冥司偈”已有阐述。对列入经文者,有赞成有反对,亦有“因魏译有,而故存之”者,如明·韩岩、程衷懋在《金刚经补注》中说:“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说非众生是名众生。此魏译偈也。长庆中,僧灵幽入冥所,指魏译则存。秦译则无,今存魏译。”这种折中观点,历代也不乏其人。

4.与古本比较字词差异:以“柳本”为准,相较经文有五十多处不同。大多为妄自增添和臆改,上文在谈到古本特征时,已有所描述。除此外,“即”改成“则”,“则”改为“即”,为有讳忌,辄随意变改。清·石成金指出:“《金刚经》句字增减同异。从无画一(画一:一致)如:是名般若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是名凡夫三句。若非无想,若字。即非第一波罗蜜,即字。为利益一切众生之下,故字。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之下,世尊二字等,皆古本所无。……如前文应云何住,不同后文云何应住,历辨既详。云栖伸公鎞指云栖祩宏弟子广伸所著之《金刚波若波罗密经鎞》)刻尤加嘱。盖前问功夫下手(指第一问之应云何住),后问无我是谁为之(指第二问之云何应住),经意自别。

总之字词改变后与原古本经文则是大相径庭。上文谈到古本特征时,已对流通本作了一些阐述,于此则不再赘陈。请读者自阅前文参考。

“流通本”形成的主要原因分析:

1.翻译的梵本不一:《金刚经》一般认为是六译,第一所谓秦译,即姚秦·鸠摩罗什译本为最早,其次南北朝时元魏·菩提流支译本,三译为五代时陈·真谛译本,四译为隋·达摩笈多译本,五译为唐·玄奘译本(为大般若波罗蜜经中之一卷)六译为唐·义净译本。各译本所依据梵本皆不能说是同一个,因其不同时期,取自印度的梵本是否一样,不得而知,或有用当时西域的译本,再转译汉文者,所以很难达到一致。后人有对照六译相较,发现有不同处,就产生误解。对秦译本则妄自改定,移挪增删,破坏了原译。

2.古代佛经的流通靠转抄,极易出错:虽有严格校对,仍难免于万一。唐初朝廷统一管理,不允许私人抄经文及刻印经书出售。中晚唐以后,朝廷疏于管理,私人转抄经书增多,即便不做出售,仍然可以流通,如有错漏,便会辗转流传,以讹传讹,给后人留下麻烦。

3.经文流通中,或嫌繁复,或义难解,则随意揣度臆测,妄自增删变改:孤山法师指出:“《金刚般若经》译梵成华者众矣。盛行乎中夏者(即华夏、中国),唯后秦罗什所翻之本耳。但年祀浸远(年岁逐渐增加而久远),舛误(差错、谬误)实多。好异之徒(喜欢标新立异之辈),不无添糅(有些人竟然增添混杂),或节为章分,或间以颂文,或前陈启请,或中加别译,或增其字句。古今识者,虽患烦辞(厌恶繁冗之言辞),而莫肯芟夷(裁剪、删削)乃曰:‘贵流俗之生善也。’遂使淳正之法,日就浇漓(浮薄而失厚),失真道味。生善之说,其未至也。《涅槃》所谓加水之乳,可不是乎!吾嗟叹久之。呜呼!末世任情滋甚,夫杂金以鍮(指天然的黄铜矿或自然铜),岂益金之贵?加丝以麻,岂助丝之美乎?法师深叹末法期,众生福薄,正如《涅槃经》中所说:众生枉饮掺水之乳。犹今之读经,而不得正说、正写、正取,尊重、赞叹、供养、恭敬。岂不“令人嗟叹久之”。末法时期,如此任意恣情地添糅改变经文,譬如纯金中加以鍮石,岂能增益金之贵重;在纯丝中加以麻纻,岂能裨助丝之优美呢!

面对随意篡改经文之颓波,古德咏诗道:“吾道陵迟事事讹,而今无计遏颓波。徇人玩法成流俗,但泣金书柰尔何。”读诵至此,宁不为之泫泣悲乎!

综上所述,我们得知,《金刚经》虽六译,“盛行乎中夏者,唯后秦罗什所翻之本耳。”鸠摩罗什译本又因年代久远,又经两次灭佛法难,唐末及宋代“好异之徒”则妄加添糅,渐而“新本”出世,再经过明、清进一步演变,最后形成了这一“流通本”。

清末虽于敦煌发现了藏经洞,但事隔不久,敦煌所藏重要文物,其中有许多《金刚经》古本及论疏,多被掠至外国而失存。古本渐渐淡出,流通本则僭居主流。

护持正法,续佛慧命:佛在《大般涅槃经》中就曾预言道:“善男子,我涅槃后正法未灭余八十年,尔时是经(指《涅槃经》)于阎浮提(指人世间)当广流布。是时当有诸恶比丘钞略(侵扰)是经,分作多分,能灭正法色香美味。是诸恶人虽复诵读如是经典,灭除如来深密要义;安置世间庄严文饰无义之语,钞(誊写、抄录)前着后,钞后着前,前后着中,中着前后;当知如是诸恶比丘是魔伴侣,受畜一切不净之物(藏污纳垢)而言如来悉听我畜(谎称是听佛所说)如牧牛女多加水乳,诸恶比丘亦复如是;杂以世语错定是经,令多众生不得正说、正写、正取,尊重、赞叹、供养、恭敬。是恶比丘为利养故(为其个人名闻利养之私利),不能广宣流布是经,所可分流少不足言。如彼牧牛贫穷女人,展转卖乳乃至作糜(又作乳粥。通常多以米粟等糁入牛羊乳中煮熟之)而无乳味。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佛以此“加水乳喻”,告诫后人,于佛涅槃后,要警惕正法将被恶人篡改。《涅槃经》如是,《金刚经》亦如是。正法未灭余80年如是,末法时期更加如是。

《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说佛有三事最为无上:“一者、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二者、护持正法,三者、如闻修行。”又说:“于此秽土护持正法须臾之间,胜在净土过一劫。”古德曾说:“宣扬正法,续佛慧命,斯乃为未来世众生,作无穷之利益。”故报佛洪恩者,佛子既义不容辞,亦责无旁贷也。

“惠日流空,照如来之净土;禅刀入手,破生死之魔军。”

近代大德江味农居士,于民初详细考证敦煌古本,反复校对,极荐以唐·柳公权所书刻石为底本的古本《金刚经》。千年谬误,始得澄清。古本陈布于世,有缘者则蒙受法益,赞叹其功德无量也。

近代科学昌明,有了电脑披阅、查寻资料较前不知要快了多少倍,网络交流,讯息远隔千万里,转瞬即达目前。我们比江味农居士所处时代,不知要优越多少倍。我们高兴地看到“古本”已被有识之士所接受,弘传已具相当规模。台湾CBETA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历代的大藏经进行校对考释,并且年年不断更新,如今仍在继续进行之中。中国佛教界诸大德先后对《中华大藏》、《永乐北藏》等经藏,进行整理校对完善。其中《大正藏》及《中华大藏》(采用“高丽藏”本为底本)的《金刚经》,都采用了古本,没有加入“三十二分”,但于中都增添了“冥司偈”。在经后都加了“般若无尽藏真言”。经核对《大正藏》秦译经文,与唐·咸亨三年写经本,除“冥司偈”及经后真言外,仅有四处相异。《房山石经》本,则采用的是唐古本;没有“三十二分”,也没有“冥司偈”,於咸亨写经本大致相近。

而我们赞叹“柳本”的同时,应当看到早“柳本”152年极为珍贵的唐·咸亨三年宫廷写经本。对比之下,“江本”尚有8处差异,“江本”仍有不足之处,《金刚经》的版本仍需进一步校对完善。相信教界大德及诸有识之士,一定会把《金刚经》的校对整理,努力进行下去,终究会达到圆满的结果。

现在修学《《金刚经》》的人很多,修学的人大都热衷于鸠摩罗什译本。对于版本问题应当有正确的认知,有缘诵习《金刚经》者,皆有善根,自会辨别正讹。不会受恶缘之蛊惑,一定会坚持读诵古本,自饮纯正法乳,长养圣胎,续佛慧命。愿诸有缘同修,早有成就。

(续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