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金刚经应验事迹第七  

2008-09-28 16:31:53|  分类: 佛教-金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刚经应验事迹第七.诵经其他功德

 

1.宋参军凶宅读经  冤死鬼粪坑濯骨

 

原文:宋参军

唐·坊州宋参军,少持金刚经。及之官,权于司士宅住。旧知宅凶,每夕恒诵经。忽见妇人立于户外。良久,宋问:“汝非鬼耶?”曰:“然。”又问:“幽明理殊,当不宜见,得非有枉屈之事乎?”妇人便悲泣曰:“然。”言:“身是前司士之妇。司士奉使,其弟见逼。拒而不从,因此被杀。褁尸,投于堂西北角溷厕中,不胜秽积。人来多欲陈诉,俗人怯懦,见形必惧。所以幽愤不达,凶恶骤闻。执事以持念为功,当亦太庇含识,眷言枉秽,岂不悯之?”宋云:“初官位卑,不能独救。翌日,必为上白府君。其鬼乃去。及明,具白。掘地及溷,不获其尸。宋诵经,妇人又至。问:“何以不获?”答云:“西北只校一尺,明当求之,以终惠也。”依言乃获之。毡内但余骨在,再为洗濯,移于别所。其夕,又来拜谢。欢喜谓曰:“垂庇过深,难以上答。虽在冥昧,亦有所通。君有二子,大者难养。小者必能有后,且有荣位。”兼言宋后数改官禄。又云:“大媿使君,不知何以报答?”宋见府君,具叙所论。府君令问,更何官?至夕妇人又至,因传使君意。云:“一月改官,然不称意,当迁桂州别驾。”宋具白其事,皆有验。初宋问:“身既为人所杀,何以不报?”云:“前人今尚为官,命未合死,所以未复云也。”(出《广异记》)

 

 唐朝坊州宋参军(坊州治所在今陕西黄陵县,参军,州刺史的属官),自幼持念《金刚经》。刚到任后,他暂住在司士宅(司士是州县的属官,掌管工役之事)。这座宅子过去被称为凶宅。宋参军每到傍晚就诵经。

有一天傍晚,参军正在诵经,忽然见一个妇人站在门外,过了好久,宋参军问:“你是不是鬼啊?”妇人答:“是。”宋又问:“阴阳有别,本不宜相见,你莫非有什么冤屈之事吗?”妇人一边哭泣一边回答说:“是这样的。”她说她是前任司士的妻子,司士奉命远出办事,其弟心怀不轨,对其相逼。她因拒不顺从,而被杀身亡,其弟用一条毯子把尸体裹起来,投入大堂西北角厕所的粪坑中,污秽令人难以忍受。每逢有人来,妇人就想向人陈诉冤情,但是俗人多半胆小怕事,见了她这付形状,必然恐惧,所以胸中的冤屈和怨恨无法向人表达,凶恶之名却一下子传开。妇人又说:“长官您以持经为功德,也会爱护众生,您见到我这遭受冤枉和身处污秽的人,怎么能不生怜悯之心呢!”宋参军说:“我初次为官,官职卑微,一人难以救你,明天我一定 向府 君(州府的长官)报告你的事。”于是鬼拜谢而去。

宋参军 向府 君禀明此事,府君命宋去办,及到挖掘厕所和粪污时,却没见妇人尸体。宋参军又念诵《金刚经》,妇人来了,宋问妇人:“如你所说地方,为什么没有挖到?”妇人说:“向西北再移上一尺,即可掘到,您做好事就做到底吧!”依妇人所说,果然挖到,于是将毯子里裹着残骸遗骨,清洗干净后,置于棺中移葬别处。

黄昏后,妇人来向宋参军拜谢,很欢喜地说:“蒙您救护,如此深恩,难以报答,我虽身在阴间,人世间的事也知道一些,您有两个儿子,大儿难养,小儿必能有后代,而且有官位荣耀。”接着妇人又说出宋参军今后官职的变迁,俸禄的增减等。她又说:“自己觉得很有愧 于府 君,不知如何报答他。”

宋参军见到府君,说及妇人所谈之事。府君请宋参军代问妇人,自己今后官禄如何。到了黄昏,妇人又来。宋参军向妇人转述了府君的意思。妇人说:“一个月后,府君当改官,但很不称心,他当调往桂州作别驾(桂州治所在临桂,即今广西桂林,别驾是州刺史的佐官)。”宋参军又转述给府君,后来其事果然应验。宋起初曾问妇人:“你既然被人杀害,为什么不报仇呢?”妇人说:“这个人现在还在做官,命未当死,所以就没去做。”

 

2.劳氏奇逢亡友  嘉猷细说罪功

 

原文:张嘉猷

广陵张嘉猷者,唐·宝应初,为明州司马。遇疾卒,载丧还家。于广陵,南郭门外。永泰初,其故人有劳氏者,行至郭南。坐浮图下,忽见猷乘白马自南来。见劳下马,相慰如平生。然不脱席帽,低头而语。劳问:“冥中有何罪福?”猷云:“罪福昭然,莫不随所为而得。我素持金刚经,今得无累。亦当别有所适,在旬月间耳。卿还为白家兄,令为转金刚经,一千遍。何故将我香炉,盛诸恶物?卿家亦有两卷经,幸为转诵,增己之福。”言讫,遂诀而去。劳昏昧久之,方寤云。(出《广异记》)

 

 广陵张嘉猷(猷yóu音由,广陵即今江苏省扬州市),唐代宗宝应年初,任明州司马(明州治所是鄮县,在今浙江宁波市南。司马是州刺史的佐官),生病死亡,家人举丧运棺还乡,葬于广陵南城门外。

代宗永泰年初,张嘉猷的老朋友劳氏,外出到广陵城南门,坐在一座塔下休息。忽然看见嘉猷骑一匹白马自南而来,看见劳氏就下马相见。两人叙话甚慰平生,但张嘉猷总不脱席帽(像笠一样的藤编织帽,唐时为未有功名者所戴的帽子,帽前围有黑纱,可遮挡风尘),只管低着头说话。劳氏问张:“阴曹地府有什么罪福?”张回答说:“罪福特别明显,没有不随人生前之所作所为而获得罪或福的。只因我平常持念《金刚经》,现如今并没有受什么牵累。十天半月左右,我应当去我该去的地方了。先生回家,请转告家兄,请他为我诵《金刚经》一千遍。您问他,为什么把我的香炉盛放乱七八糟的脏东西?您自己家里也有两卷经,希望转诵来增加自己的福德。”说完话告别而去。劳氏昏昏然,好久方醒悟过来。

 

3.救百姓诱擒贼首  降祯祥天落金经

 

原文:杨复恭弟

唐·内臣姓杨,忘其名。复恭之弟也。陷秦宗权、鹿晏洪、刘巨容贼内二十余年,但读金刚经。虽在城中,未废。会宗权男,为襄阳节度使,杨为监军使。杨因人心危惧,遂诱麾下将赵德言,攻杀宗权男。发表举德言为节度使。由是军府稍定,民复旧业矣。杨于课诵之功益加精励,就牙门外,柳树下焚香。课诵之次有金字金刚经一卷,自空中飞下。杨拜捧而立,震骇心目。得非信受精虔,获此善报也!故陷于贼党,二十年间。终能枭巨盗,立殊勋。克保福禄者佛之冥佑也。(出《报应记》)

 

 唐朝有个内臣(即宦官)杨某,忘了叫什么名字,他是著名内臣杨复恭的弟弟。杨某身陷在秦宗权、鹿晏洪、刘巨容等一般贼人手中(秦宗权于唐僖宗时,割据蔡州为奉国军节度使,中和三年投黄巢,黄失败后,秦自称帝,不久为部将所执,送官被杀),计有二十多年。他只有一心念诵《金刚经》,虽然困在城中,也未曾停止过。其时,正当秦宗权之子官为襄阳节度使,杨某为监军使(皇帝派亲信大臣在军中做监察工作)。杨某见军中人心危惧,就诱使将军赵德言,攻杀秦宗权之子。以监军身份,推举赵德言为节度使。这样一来,军心稍定,老百姓也恢复了旧业,而杨某念诵《金刚经》则更加精勤自励。

有一天,杨某在牙门外(牙门指军帐前立大旗处,以表示营门)柳树下焚香诵经的时候,忽然有书金字的《金刚经 》一卷自空中飞下。杨某拜后,手捧经卷站立,心目为之震惊!他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信奉非常虔诚,所以才获得如此大的善报啊!正因为如此,自己身陷贼城。二十多年间,终于能够杀死贼首,立了特殊功勋,之所以获得如此福禄,都是因为佛在暗中佑助赐予的!

 

4.同路人惊呼遇兽  巴南宰持诵悲心

 

原文:巴南宰

巴南宰韦氏,常念金刚经。唐·光化中,至泥溪。遇一女人,着绯衣,挈二子偕行,同登山岭。行人相驻噪。见是赤狸大虫三子母也。逡巡,与韦分路而去。韦终不觉,是持经之力也。(出《述异记》)

 

 巴南宰(巴南邑是巴郡一个小镇,巴郡即今重庆市。宰是地方长官)韦氏,常念《金刚经》。唐昭宗光化年间,他到泥溪去,遇到一个女人,身着红衣,领着两个小孩同行,同时登山。忽然行人停步叫嚷说:他们看见了三只赤色狸猫,一大二小。不久就与韦氏分路而去。韦氏始终没有发觉,这真是持经的力量啊!

   

 

《金刚经应验事迹》(1--7)忍冬野老译自《太平广记》卷一百零二至卷一百零八;原文中次序、分段及标点符号、均为译者所加改。为了使观之者醒目,且方便阅读,白话译文也另作了对仗句标题。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