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金刚经灵验事迹-2下  

2008-07-07 15:33:47|  分类: 佛教-金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刚经感应事迹(二 下)

 

11.夜路沙弥遇险  长蹲老虎流涎

 

原文:沙弥道荫

唐·石首县,有沙弥道荫,常念金刚经。长庆初,因他出夜归,中路忽遇虎,吼掷而前。沙弥知不免,乃闭目坐,默念金刚经,心期救护。虎遂伏草守之,及曙,村中人来往,虎乃去。视其蹲处,涎流于地。(出《酉阳杂爼》)

 

唐朝时,石首县(在湖北南部)有个小沙弥(男子出家,初受十戒为沙弥,受二百五十戒为大僧)叫道荫,常念《金刚经》。穆宗长庆初年,一天有事外出,在夜间回寺的路上,忽然遇到老虎。这虎大吼一声跳到路前,道荫知道此难不免,就闭目而坐,默念《金刚经》,希望得到佛经威力的救助。而老虎只蹲伏在草地上守着,一直等到天快亮了,村中有人来往渐多,虎才离去。再看虎蹲伏的地方,涎(xián)水流了一地。

 

12.贪货财佣人杀主  因持诵老汉还生

 

原文:何老

何老,鄂州人,常为商。专诵金刚经。唐·长庆中,因佣人负货,夜憩于山路。忽困寐,为佣者颈其首,投于中。取货而趋市方鬻,见何老来,惶骇甚。何曰:“我得诵经之力,誓不言于人。”遂相与为僧。(出《报应记》)

 

何老是鄂州人(鄂州治所在今湖北武昌),经商为业。他专心持念《金刚经》。唐穆宗长庆年间,一次雇用人背货,夜里在山道中暂时休息,何老觉得困倦就睡着了。背货佣人用刀割下他的头,扔到山涧中,拿着货去市镇上准备卖掉。

在市镇上,佣人突然看见何老来了,非常害怕,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何老对佣人说;“我是由于持念,《金刚经》才得到佑助。”并发誓这件事决不与别人说。于是二人就一起出家为僧了。

 

  13.误衙参小将遭斩 因诵经金刚显灵

 

原文:兖州军将

干符中,州节度使崔尚书,法令严峻。有一军将,衙参不到。崔大怒,令就衙门处斩。其军将就戮后,颜色不变,众咸惧之。是夜三更归家,妻子惊骇,谓是鬼物。军将曰:“初遭决斩时,一如醉睡,无诸痛苦。中夜觉身倒街中,因尔还家。”妻子罔知其由。明旦入谢,崔惊曰:“尔有何幻术能致?”军将云:“素无幻术,自少读金刚经,日三遍。昨日诵经,所以过期。”崔问:“记得斩时否?”云:“初领到戟门外,便如沉醉,都不记斩时。”崔又问:“所读经何在?”云:“在家函子内。”及取到,如故。见经,为两断。崔大惊,自悔慰安军将。仍赐衣一袭,命写金刚经一百卷供养。州延寿寺门外,军将衙门。就法并斩断经之像,至今尚存。(出《報應記》)

 

唐僖宗干符年间,兖(yǎn)州节度使崔尚书(兖州在山东西南部,节度使是数个州郡的军政大权归于一身的最高的长官)法令严峻。曾有一个军将因为衙参(长官属下的军将、吏员,早晚各集合一次,向长官请示公事,称衙参cān迟到,崔尚书大怒,下令在衙门外斩首。处斩后,军将颜色不变,众人都很害怕。当天夜晚,军将三更天回到家里,妻子吓得要命,以为是鬼。军将说:“处斩时,我好象醉酒睡觉一般,没有什么痛苦,半夜里我觉得自己倒卧在大街上,于是就起来,走回家来了。”妻子也弄不清是什么缘故。

第二天清晨,军将到衙门拜见崔尚书。崔见他还活着,大惊失色,崔问:“你有什么幻术能够不死?”军将说:“我没有什么幻术,只是自幼就读诵《金刚经》,每日三遍。昨天因诵经,衙参误了期。”崔问军将:“你还记得处斩时的情况吗?”军将回答说:“开始到达戟门(军中插戟为门)外时,就如沉醉一般,处斩事都不记得了。”崔又问:“你所读的经卷,在什么地方?”回答说:“在家中,锁于匣子里。”于是让军将回家去取。取回的经匣,还上着锁,打开一看,经卷已断为两截。崔大惊!自己非常后悔。他安慰军将一番,还赏赐给军将一套衣服,又让军将写《金刚经》一百卷,以便供养。

后来在兖州延寿寺门外,建有塑像,即军将在衙门前被处斩时的情景,以及斩断的经卷,一直保留到如今(指宋朝时)

 

  14.施诡谋行者作探 遭刑戮善神护身

 

原文:蔡州行者

唐·宋汶牧黄州日,秦宗权阻命作乱,将欲大掠四境。蔡州有念金刚经行者,郡人咸敬之。宗权差为细作,令入黄州探事。行者至黄州,未逾旬,为人告败。宋汶大怒,令于军门,集众决杀。忽报有加官使到,将校等上言:方闻喜庆,不欲遽行杀戮。由是但令禁锢,逾月使臣不到,又命行刑。出狴牢次,报使入境,复且停止。使发,引出就刑。值大将入衙,见之遽白于宋曰:“黄州,士马精强,城垒严峻,何惧奸贼窥觇。细作本非恶党,受制于人。将军曲贷性命,足示宽恕。”汶然之。发负钳缘化财物,造开元新寺。寺宇将就之,一夜梦八金刚告曰:“负钳僧,苦行如此。缔构既终,盍释其钳,以旌善类。”汶觉大异之,遂令释钳。待以殊礼,自后一州,悉呼为金刚和尚。(出《报应记》)

 

唐朝人宋汶(wèn读如问)在任黄州牧时(黄州唐朝时治所,在今湖北省黄冈县;州牧又称刺史,是州的最高长官),正值秦宗权占据着蔡州(蔡州治所为汝阳县,即今河南省汝南县),忤逆作乱,打算向四周进行大规模抢掠。当时汝阳城内有一位念《金刚经》的行者(佛寺中带发修行的人),州郡的人们对他都很尊敬,而秦宗权却派他到黄州去做密探,

行者到了黄州,不到十天就被告发而遭逮捕。宋汶大怒,命令在军门前将行者处决。忽然有人来报:朝廷派加官使者到。宋汶手下许多将校人等都进言:“刚听到喜庆之事,不宜马上行刑。”于是只得命令暂时将行者囚禁起来.

过了一个月,使者还没有到,宋汶又下令行刑。把行者带出牢房,却又接报,说使者已入黄州境内,只好又一次命令停止行刑。使者宣旨事毕,就离开黄州回去了。宋汶再次将行者带出行刑。这时恰有一位大将入衙议事,见到了行者,急忙对宋汶说:“黄州兵强马壮,士气很旺,城垒高大而坚固,何惧奸贼来偷看?据我看这密探,并不是秦某的一党,他不过是受制于人,请将军行个方便饶恕他的性命,也足以显示您的宽宏大量。”宋汶接受了大将的建议,命令将行者的头发截去,脖子上戴了钳锁,去到各地化缘,以集资建造开元新寺。

寺庙即将建成的头天夜里,宋汶做了一个梦。梦见八大金刚来告诉他:“戴着钳锁的行者,他的苦行到此,现在寺庙营造即将完毕,为什么不把他的钳锁摘下来,以表彰心地善良的人们?”宋汶醒后,感到非常奇怪,于是下令除去行者的钳锁,并待他以特殊礼遇。从此以后,全州的人都叫他为“金刚和尚”。

 

15.施棒刑人知必死  获神佑体竟无伤

 

原文:刘逸淮

唐·刘逸淮在汴,时韩弘为右厢,虞王某为左厢。与弘相善,或谓二人取军情,将不利与刘。刘大怒,召俱诘之。弘即刘之甥,因控地叩首大言,刘意稍解。王某年老,股战不能自辨,刘叱令拉坐杖三十。时新造赤棒头径数寸,固以筋漆,立之不仆,数五六当死矣。韩意其必死,及昏造其家。怪无哭声,又谓其不敢哭,访兵门卒即云:“大使无恙。”弘素与熟,遂至卧内问之。云:“我读金刚经四十年矣,今方得力。”记初被坐时,见巨手如箕,翕然遮背。因袒示韩,都无挞痕。韩旧不好释氏,由此始与僧往来。日自写十纸,及贵,计数百轴矣。后在中书,盛暑有谏官因事见谒。韩方洽汗写经,谏怪问之,韩乃具道王某事。(出《因活录》)

 

唐朝刘逸淮(史载:德宗时刘逸淮任宋州刺史,治所 在宋城即今河南商丘,后宣武军乱,刘自称留后执掌兵权)在河南汴(bìan音变)(汴州治所在今开封)时,手下有两个虞候(yúhò音鱼厚,掌管侦察的官吏,唐代藩镇手下的近官),韩弘为右厢虞候,王某为左厢虞候,两人友善通好。有人向刘逸淮进谗言说:“他二人都掌握军情而又相交好,这可对您不利。”刘大怒,把韩王二人召来盘问,韩弘是刘逸淮的外甥,他跪在地上叩头大声辩解,刘逸淮怒意稍解。而王某年老胆小,吓得两腿战栗,不能为自己辩护。刘逸淮命人打他三十大棒。当时新造的赤色木棒,直径有好几寸,为了加固,用筋相缠,又涂上油漆,把木棒立在地上都不会倒下。人们认为打五六下也就把王某打死了,行刑后,韩弘认为王某必死。

到了黄昏后,韩弘就去拜访王某的家,奇怪的是进门也没听到哭声,心想他家人可能不敢哭,又问守门兵卒,兵卒说:“老爷没事,挺好。”韩弘平素与王某很熟,就直奔其卧室,见到王某赶快问:“您怎么样?”王某说:“我读《金刚经》已有四十年了,今天才得到经的威力佑助。”他回忆他被打时,有巨手如簸箕大小,把后背都遮上了,所以未曾吃棒。说着他把衣服脱了让韩弘看,一点棒打的痕迹也没有。

韩弘从来不信佛,自此开始与僧人有了来往,每天抄写《金刚经》要用十几张纸。后来韩弘高贵了(史载:宪宗贞元十四年八月拜韩弘司空兼中书令——即丞相,又封许国公),而他写《金刚经》已有数百卷了。在朝中任丞相时,赶上天气暑热,有谏官因事拜见,韩弘仍在汗流浃背地写经。谏官很奇怪,就问韩弘为什么写经,韩弘就把与王某的事都说给他听了。

 

16.贪厚酬三门遇难  赖神佑一束逢生

 

原文:宋衎

宋衎,江淮人。應明經舉,元和初至河陰縣。因疾病廢業為鹽鐵院書手,月錢兩千。娶妻安居,不議他業。年餘有為米綱過三門者,因不識字,請衎同去通管簿書,月給錢八千文。衎謂妻曰:“今數月不得八千,苟一月而致,極為利也。”妻楊氏甚賢,勸不令往曰:“三門舟路,頗為險惡。身或驚危,利亦何救。”衎不納,遂去。至其所,果遇暴風所擊。彼群船盡沒,唯衎入水捫得粟一束,漸漂近岸。浮以出,乃活,餘數十人皆不救。因以謝曰:“吾之微命爾所賜也,誓存沒不相捨。”遂疾行數里,有孤姥鬻茶之所,茅舍兩間,遂詣宿焉。具以事白,姥憫之乃為設粥。及明旦,於屋南曝衣,解其以晒。於中得一竹筒,開之乃金剛經也。尋以訊姥,且不知其詳。姥曰:“是汝妻自汝來後,蓬頭禮念,寫經誠切,故能救汝。”衎感泣,請歸。姥指東南一徑曰:“但尋此去,校二百里,可以後日到家也。”與米二升,拜謝遂發。果二日達河陰,見事媿謝。楊媛驚問曰:“何以知之?”盡述根本。楊氏怪之,衎乃出經。楊媛涕泣,拜禮頂戴。衎曰:“用何以為記?”曰:“寫時執筆者悞,羅汉字空,維上无四。遂诣护国寺禅和尚处请添,和尚年老眼昏,笔点过浓,字皆昏黑。十日来不知其所在。”验之,果如其说。衎更呜咽,拜其妻。每日焚香,礼经于净室。乃谓杨媛曰:“河之姥不可忘也。”遣使封茶及绢与之。使至,其居及人皆不见。诘于牧,曰:“比水涨无涯际,何有人鬻茶?”复云:“路亦并无,乃神化也。”数岁,相国郑公絪为东都留守。乃召衎及杨媛往,问其本末,并令将经来。与其男武职食,月给五千。因求其经,至今为郑氏所尊奉。故岳州刺史丞相弘农公因其事,遂叙之,名曰杨媛征验。(出报应记)

 

宋衎(kàn)是江淮人(指今江苏、安徽一带),为应考明经,于唐宪宗元和年间到了河阴县(在今河南郑州西北),因为有病,耽误了功名,只在盐铁院做个书手(盐铁院,掌管盐铁税收的官府,书手是担任抄写的小吏),月钱两千。他结婚定居下来,不想再干别的事了。

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一个米行有一宗雇船运大米的生意,途中要经过三门(三门山在河南陕县东北,黄河中三门是指神门、人门、鬼门),因为米行中没有识字的人,就请宋衎同去,为他们做管理记事及帐目等,每月给钱八千文。宋衎对妻子说:“我现在几个月也挣不到八千文,假如一个月能挣到这么多钱,太有利了。”妻子杨氏很贤惠,劝丈夫不要去,她说:“船行三门之路非常险恶,倘若身受惊危,多少利也没用啊!”宋衎不听,就与米行的人,一同乘船出发了。到了三门山,果然遇到风暴的袭击,所有的船只尽数沉没,只有宋衎掉入水中摸到一束稻草秆,随水漂流,渐渐近岸而得救,其余几十人都遇难了。于是他抱着稻秆束说:“我这条小命是你赐给的啊!”他发誓今后生死不相舍,一定好好保存起来。于是宋衎抱着这束稻草秆,快步走了好几里路,见路边有一孤老太太开的小茶坊,有茅屋两间,就请求老人容他借宿一夜。他向老人家叙述他乘船遇难的遭遇,老人顿起怜悯之心,就给他煮粥吃。到了第二天清晨,宋衎把湿衣服拿到屋南边去晾晒,又把稻秆束解开也想晒晒,这时他发现稻秆中有一个竹筒,打开竹筒一看,原来是一卷《金刚经》,于是宋衎就问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说:“这是因为你离家出走后,你的妻子披头散发,恭敬祷念,至诚书写《金刚经》,所以才能救你啊!”宋衎被感动得涕泪交流,就想告别老人回家去。老太太指着东南边一条路,说:“你只管顺着这条路走,大约二百多里地,后天你就可以到家了。”老人还送给宋衎两升米。宋衎拜谢了老人就上路了,果然走了两天到达了河阴县,见到妻子杨媛,向前拜谢,又是惭愧又是感激。杨媛吃惊地问:“你何必这样?你为什么要感谢我?”宋衎就把他的遭遇和老太太说的话,都告诉了妻子。杨媛很奇怪,宋衎把《金刚经》拿了出来,杨媛哭泣着向《金刚经》跪拜行大礼。宋衎说:“你写的经有什么标记,能够辨认得出吗?”杨氏说;“我写经时,把罗(罗的繁体字)汉的罗字,只写了‘维’没写上面的‘四’,后来还是到护国寺,请禅和尚给添上的,和尚老眼昏花蘸zhàn墨太多,成了一道黑。只是过了十几天,我竟不知道《金刚经》到什么地方去了。”宋衎拿出《金刚经》一看,正如妻子说的一样,证明这卷《金刚经》正是妻子杨氏所写,于是他边哭泣边拜谢妻子。

从此以后,宋衎把这卷《金刚经》放在净室里供奉,每日焚香礼拜。他对杨氏说:“不能忘了河滨的老太太,”他找了一个人,拿了茶叶及丝绢去赠给老人。这个人到了宋衎所说的地方,并没有见到茅屋及老人,于是他向牧牛人打听。牧牛人说:“这河水涨起来,无边无际,哪里会有人在此卖茶!”又说:“这儿连路也没有啊,我看是神仙变化的。”

又过了几年,当朝丞相郑絪(yīn)做东都留守(东都即洛阳,留守是当皇帝不在都城时,以亲王或朝廷重臣去镇守,可以便宜行事)时,听说此事后,就召见了宋衎和杨媛,郑絪问了事情的始末,并且让他们把《金刚经》拿来。当时给了宋衎一个武职差事,每月给俸禄五千文。郑絪向二人要了杨媛亲手写的《金刚经》,到如今一直被尊敬地供奉在郑丞相家里。

前岳州刺史、丞相弘农公(岳州治所在巴陵县,即今湖南省岳阳市)因为亲睹此事,于是他叙述出来,名之为《杨媛征验》。

 

17.攻坚战堞头摔死  遇大神河畔得生

 

原文:王忠干

唐·元和三年,李同捷阻兵沧洲。景帝命李佑,统齐德军讨之。初围德州城,城坚不翌日又攻之,自卯至未,伤十八九,竟不能拔。时有齐州衙内八将官健儿忠干博野县人,长念金刚经积二十余年,日数不阙。其日忠干上飞梯,将及堞,身中箭如猬,为櫑木系落。同火卒曳出羊马城外,置之水濠裹岸佑。以暮夜,命抽军。其时城上矢下如雨,同火忙,忘取忠干尸。忠干既死,如梦,至荒野。遇大河,欲渡无因。仰天哭,忽闻人语声。忠干见一人长丈余,疑其神人。因求指营路,其人云:“尔莫怕,我令尔可得渡此河。”忠干拜之,纔头低未举,神人把腰掷之空中,久方着地。忽如梦觉,闻贼城上交二更,初不记过水,亦不知疮。手扪面,血涂眉睫,方知伤损。乃举身强行百余,步倒。复见向人持刀叱曰:“起起!”忠干惊惧,走一里余,坐歇。方闻本军喝号声,遂及本营。访同火卒,方知其身死水濠岸里,即是梦中所过河也。(出酉阳杂)

 

唐文宗大和三年,李同捷拥有兵权,依势驻扎在沧景(沧景又名横海军,是唐蕃镇名——即地方割据势力;治所在沧州,今河北沧州东南)文宗皇帝命李佑(当时李佑任沧景节度使)统率齐德军去征讨李同捷(李父先为横海军节度使,病故后同捷请继父职,文宗拜其为兖海军节度使,同捷不受,故命伐之)

齐德军包围了德州城,由于城很坚固屡攻不下,第二天继续攻打,从早五时到下午三时,十之八九的人,非死即伤,还是打不下来。当时齐州(今济南)衙门内八将官健儿(军中名目,等于亲兵勇士)有个叫王忠干的,是博野人(今河北蠡Lǐ县),他持念《金刚经》已有二十多年了,每日必读,从无间断。当时王忠干爬上飞梯,快到城墙堞头(堞dié齿状缺口)时,身上中箭如刺猬一般,又被檑木击中掉了下去。同伙兵卒牵出许多牛羊,置放在护城河里岸。李佑见夜色已深,命令撤军,这时城上箭如雨下,同伙急忙撤退,没来得及取走王忠干的尸体。

忠干已死,可感觉如梦。自己好象到了荒野之上,遇到一条大河想渡过去,又无办法,正仰天大哭,忽然听到有人说话,见一个人有一丈多高,似是神人。忠干请求神人指路,神人说:“你不要害怕,我让你渡过这条河。”忠干拜谢,还未抬起头时,神人一把攥(zuàn)住他的腰掷向空中,过很久才着地。忽然梦醒,听到敌人城上正打二更。开始不记得已经过了河,也不知道被箭射伤,抬手摸摸脸,已经血流满面,遮盖眉目,才知道自己受了重伤。他很害怕,强行起身刚走了一百多步,就摔倒了。他又见有人持刀对他大喊:“起来!起来!”忠干吓得赶快向前走,大约走了一里多地,坐下来歇了一会儿,这时他听到本军的吆喝声,后来终于回到了本营。他问及本营同伙,他们告诉他作战的经过,王忠干才得知自己已经死在护城河边,也就是自己在梦中所过的河呀!

 

18.贩海众谋财害命  闻经声佛寺救人

 

原文:贩海客

唐有一富商,恒诵金刚经,每以经卷自随。贾贩外国,夕宿于海岛。众商利其财,共杀之。盛以大笼,加巨石,并经沉于海。平明,众商船发。而夜来所泊之岛,乃是僧院。其院僧,每夕则闻人念金刚经声,深在海底,僧大异之。因命善泅者,沉于水访之。见一老人在笼中读经,乃牵挽而上。僧问其故?云:“被杀沉于海,不知是笼中。忽觉身处宫殿,常有人送饮食,安乐自在也。”众僧闻之,悉普加赞叹,金刚经之灵验。遂投僧削发,出家于岛院。(出报应记)

 

唐朝有一位富商,长期坚持念诵《金刚经》,每天都把经卷带在身上。一次到外国去做生意,夜间就在一个海岛上留宿。其它商人贪慕他的钱财,就把他杀死,装在一个大笼子里,又加巨石将其尸体沉到海底。天刚亮,众商人匆匆开船离去。

这夜间杀人的海岛,原来是一座僧院的所在地,自此每到夜晚,僧人们就听见有人念《金刚经》的声音,像是发自海底。众僧人都很奇怪,于是找了水性好的,潜入海底去访察虚实。果然见到一位老人在笼中读经,就把他牵拉出水面。

僧人们问老人为什么到海底去读经?老人说:“我是被杀害的,又被他们沉入海底,不知道在笼子里,觉得自己像是在宫殿之中,经常有人来送饮食,我感到很是安乐自在啊!”众僧听罢,齐声赞叹,这都是《金刚经》的灵验啊!富商被救后,决心削发出家,就居住在这个海岛的僧院里。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