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金刚经应验事迹三下  

2008-07-26 10:28:49|  分类: 佛教-金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刚经应验事迹三下

 

14.持诵廿年故  寿延二十春

 

原文:孙明

唐·孙明者,郑州阳武人也。世贫贱,为卢氏庄客。善持金刚经,日诵二十遍。经二十年,自初持经便绝荤血。后正念诵次,忽见二吏来追,明意将是县吏,便县去。行可五六里,至一府门。门人云:“王出巡。”吏因闭于明空室中。其室从广五六十间,盖若荫云。经七日,王方至。吏引明入府,王问汝有何福?答云:“持金刚经二十年。”王言:“此大福也。”顾谓左右曰:“昨得祇洹家牒,论明念诵勤恳,请延二十载。乃知修道不可思议,所延二十载以偿功也。”令吏送还舍,其家殡明毕。神虽复体,家人不知之也。会猎者从殡宫过,闻号呼之声。报其家人,因尔得活矣。天宝末,明活六七年,甚无恙也。(出《广异记》)

 

唐朝孙明是郑州阳武人(郑州治所在管城县,即今河南省郑州市,阳武即今原阳县),世代贫贱,做卢氏的庄客。孙明善持《金刚经》,日诵二十遍,已有二十年的时间了。开始持经,便不吃荤腥血肉。一次正在念诵之时,忽见有两个官吏来拘捕他,孙明以为是县中来人便随他们而去。走了约五、六里路,到了一座府门。门人说:“王已经出巡去了。”因此官吏便将孙明关在一间空室中。室纵深很长,望去约有五、六十间,房顶好像浓云覆盖着。在室中孙明被关了七天,王才回来。官吏引孙明入府见王,王问孙明:“你有什么福德?”孙明回答说:“我持念《金刚经》已经有二十年了。”王说:“这可是大福德啊!”又顾视左右说:“昨天我看到了佛家谱册,论及孙明念诵诚恳,请延长他阳寿二十年。看起来,修道真是不可思议,所以给他延寿二十年,是回报他念经的功德啊!”

王命官吏送孙明回去,他家已将孙明尸体入棺,放在殡宫(暂时停放棺柩的场所),孙明的神识虽复归原体,但家人不知道。后来遇有打猎之人从殡宫过,听到有号叫之声,就报告给孙家,因此孙明得以复活。唐玄宗天宝年末,孙明已活过六七年了,身体也很好。

 

 

15.刘鸿渐魂游地府 龙头幡挂诵金经

 

原文:刘鸿渐

劉鴻漸者,御史太夫展之族子。唐·乾元初,遇亂南徙。有僧令誦金剛經,鴻漸日誦經。至上元年客於壽春,一日出門忽見二吏云:“奉大尉牒令追。”鴻漸云:“初不識大尉,何以見命。”意欲抗拒,二吏忽爾直前拖曳。鴻漸請著衫,吏不肯放。牽行未久。過淮。至一村,須持大麻衫及腰帶令鴻漸著。笑云:“真醋大衫也。”因而向北行,路漸梗。前至大城,入城有府舍甚嚴麗。忽見向勸讀經之僧從署中出,僧後童子識鴻漸。徑至其所,問十郎:“郎何以至此?”因走白和尚云:“劉十六郎適為吏追,以誦經功德豈不徒彼救之。”鴻漸尋至僧所虔禮求救。僧云:“弟子行,無苦。”須臾,吏引鴻漸入詣廳事。案後有五色浮圖,高三四尺,旋轉動。未及考問,僧入门。浮圖變成美丈夫,年三十許,云是中丞。降階接僧,問:“和尚何以復來?”僧云:“劉鴻漸是弟子,持金剛經功力甚至。其算又未盡,宜見釋也。”王曰:“若持金剛經,當願聞耳。”因令跪誦。鴻漸誦兩紙訖,忽然遺忘。廳西有人手持金鉤龍頭幡,幡上碧字書金剛經布於鴻漸前。令分明誦經畢,都不見人,但餘堂宇寂。因爾出門,唯見追吏。忽有物狀如兩日來擊鴻漸,鴻漸惶奔走。忽見道傍有水,鴻漸欲止而飲之。追吏云:“此是人膏,澄久上清耳,其下悉是餘皮爛肉,飲之不得還矣。”須至舍。見骸形臥在上,心頗惆悵。鬼從後推之,冥然如入房戶,遂活。鬼得錢乃去也(《出廣異記》)

 

 刘鸿渐,是御史大夫(负责执法监察机关的最高长官)刘展的族侄。唐肃宗乾元初年,逢安史之乱(指安禄山与突厥人史思明联合叛乱)向南避难,遇一僧人,让他念诵《金刚经》,于是他每日都诵经。到了肃宗上元初年,刘鸿渐客居寿春(今安徽寿县)。一天出门,忽然见有两个官吏对他说:“我们奉了太尉的文书,要拘捕你(太尉:秦汉时,原为掌管军政的高级长官,后多为加官的一种荣誉称号)。”刘鸿渐说:“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太尉,凭什么要下命令拘捕我?”意欲抗拒。两个官吏忽然上前连拖带拽Zhuài,鸿渐请求回去穿上长衫再走,二吏不肯放他,就牵拽着走了,不久就过了安徽,到了一个村子。

过了一会儿,二吏拿着大麻布衫及腰带让鸿渐穿上,笑着说:“这身打扮,真是一个穷酸失意的读书人啊!”他们向北走,路途阻塞难行。后来看见前面有座大城,进城后又见有府舍,庄严而华丽,突然看见过去让他念诵《金刚经》的和尚从官署中出来,僧人后面的童子认出刘鸿渐,于是向前忙问:“十六郎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童子又跑回去向和尚报告说:“刘十六郎正被官吏拘捕,以他诵经的功德,何不去救救他呢?”刘鸿渐到僧人处,虔诚施礼,恳请和尚救自己。和尚说:“徒弟啊,跟着走吧,不会受苦的。”

 不久,二吏引着刘鸿渐到达府中的大厅,大厅的书案后面有五色的浮图(塔),高三四尺,并在转动中。还没有对鸿渐进行拷问,和尚已经进门了。忽然浮图变成一位美丈夫,年纪约在三十多岁,自称是中丞(中丞是御史的属官,负责执法办案),亲自走下来迎接和尚,并说:“和尚您为什么又来了呢?”僧人说:“刘鸿渐是我的徒弟,持诵《金刚经》的功力很好,他的寿命又没有完,应当把他释放了。”这时王说:“若是持念《金刚经》,我愿意当面听闻。”王命鸿渐跪诵《金刚经》,鸿渐刚读了两页,忽然忘了下面。大厅西侧有人手持金钩龙头幡(一种窄长的旗子),幡上用金碧色字书写的《金刚经》置于鸿渐的面前,命鸿渐照幡上的经文朗诵,直至诵经完毕。大厅中却已静寂无人,他走出厅堂大门外,只看见两个曾经拘捕他的官吏。忽见有一物形状如两轮红日来袭击鸿渐。他惊惧中慌忙逃走,途中见到有水,因为很渴,想停下来饮水。拘捕他的两个官吏赶上他说:“这是人膏,放久了,上面清如水,下面都是剩皮烂肉,喝了就不能还阳了,还是快走吧!”

不久,鸿渐回到他的住所,见自己的尸体横卧在床上,心中很难过,鬼自后边一推,他觉得如入门户,于是得以复活。鬼得了钱也就走了。

 

16.杀业风追戎主失  真经火迸肉山消

 

原文:孙咸

唐·梁崇义在襄州未阻兵时,有小将孙咸暴卒,信宿苏。言至一处如王者所居,仪卫甚严……对勘时,见一戎王,卫者数百自外来,冥王降阶齐级。升殿坐,未久乃大风卷去。又见一人被考覆罪福,此人常持金刚经,又好食肉。左边有经数千轴,右边积肉成山。以肉多将入重论,俄经堆中有火,一星飞向肉山,顷刻销尽,此人遂履空而去。咸问地藏:“向来外国王风吹何处?”地藏王云:“彼王当入无间,向来风即业风也。”因引咸看地狱,及门,烟焰扇赫声若风雷。惧不敢视,临视镬汤跳沫滴落左股痛入心髓。地藏令一吏送归,不许漏泄冥事。及回如梦,妻儿环泣一日矣。遂破家写经,因请出家。梦中所滴处成疮,终身不差。(《出酉阳杂爼》)

 

唐梁崇义在襄州(梁崇义于唐代宗时,曾任襄州节度使,后叛唐被讨伐,兵败而死;襄州治所在今湖北襄樊市)尚未拥有兵权时,他部下小将孙咸,突然暴死,经过一天两夜却苏醒了。

孙咸说,我被拘至冥府,看见有一个戎王(西部地区少数民族的王)带领护卫几百人,自外而来。冥王降阶相迎,一同登阶升殿。没坐多久,戎王就被大风卷去。又有一个人,被考察审核他的罪与福,此人常持《金刚经》,又好吃肉,左边有经数千卷轴,右边积肉如山,比较起来肉多于经,将以肉多为论,定其罪福。突然经堆中飞出一个火星奔向肉山,转眼间肉山消失,这个人就此升天而去。

孙咸问地藏王:“刚才的戎王,被风吹到哪里去了?”地藏王说:“那王当入无间地狱(梵语称阿鼻地狱,即最大的地狱,到其中受苦,没有喜乐间,故名),向来之风就是业风啊(业风:由于人们生前所造恶业相感而成的猛烈之风)!”于是地藏王引领他去看地狱,刚到门前,烟火异常猛烈,其声如风雷。吓得他不敢看,当走经大汤锅前时,锅中蹦出的水滴、汤沫,落在左大腿上,痛入心髓。地藏王命一官吏送他还阳并嘱咐说:“不许泄露冥间之事。”

待到孙咸苏醒时,他的妻子儿女在周围已哭了一整天了。经此事后,他变卖家财写经,后来又请求出家为僧了,不过梦中所滴到左大腿上的地方长成疮,竟然终生治不好。

 

17.坟里惊闻复活女  冥间最敬诵经人

 

原文:王氏

公安潺陵村,百姓王从贵,妹未嫁常持金刚经。唐·贞元中,忽暴病卒。埋三日,其家覆墓。闻冢中呻吟,遂发视之。果有气升,归数日能言。云:“初至冥间,冥吏以持经功德放还。”王从贵能治木于公安灵化寺起造其寺,僧曙中见从贵说云。(出《酉阳杂爼》)

 

公安潺chán音蝉)陵村(公安在今湖北公安县西北)百姓王从贵有个妹妹还没出嫁,她常持《金刚经》。唐德宗贞元年间,突然得暴病而死,下葬已埋三日了,后来她家的人去上坟时,听到坟里边有呻吟的声音,于是挖坟开棺一看,人还有气,就把她抬回家,几天后能说话了。

王从贵妹妹说:“冥府的官吏因我持经有功德,所以又放我还阳。”

王从贵有做木活的手艺,曾在公安县灵化寺的修建中做过活。寺中的曙中和尚,曾听他说起他妹妹的事。

 

18.读经一遍能消罪  增寿廿年当复生

 

原文:陈昭

唐·元和初,汉州孔目典陈昭,因患病。见一人着黄衣至前云“赵判官唤尔。”昭问所因。云:“至自冥间,刘辟与窦县对事,要召为证。”昭即留坐逡巡。又一人手持一物如球胞,前吏怪其迟。答曰:“只缘此候屠行开。”因笑谓昭曰:“君勿惧,取生人气,须得胞。君可面东侧卧。”昭依其言。不觉随二吏,行路甚平,可十里余,至一城大如府城。甲士守门,及入见一人,怒容可骇,即赵判官也。语云:“刘辟败东川,窦县捕牛四十七头送梓州,称准刘辟判杀。辟又云,先无牒。君为孔目典,合知事实。”未及对,隔壁闻窦悬呼陈昭何在?及问兄弟妻子存亡,昭即欲参见。冥吏云:“窦使君形容极恶,不欲相见。”吏乃具说杀牛实奉刘尚书委曲,非牒也。纸是麻,见在汉州某私房架上。即令吏领昭,至汉州取之。门馆扃锁,乃于节窍中出入。委曲至,辟乃无言。赵语昭:“尔自有一过,知否?窦所杀牛,尔取一牛头。”昭未及答。赵曰:“此不同人间,不可假也。”须臾见一卒,挈牛头而至,昭即恐惧求救。赵令检格,合决一百考五十日。因谓昭曰:“尔有何功德?”昭即自陈,曾设若干斋佛像。赵云:“此来生福耳。”昭又言:“曾于表兄家读金刚经。”赵曰:“可合掌请。”昭如言。有顷见黄幞箱经,自天而下住昭前。昭取视之,即表兄所借本也,褾有烧处尚在。又合掌,其经即灭。赵曰:“此足以免。”便放回。令昭往一司曰生禄,按检其修短。吏报云:“昭本名钊,是金旁刀,至其年改为昭。更得十八年。”昭闻惆怅。赵笑曰:“十八年大得作乐事乎,不悦乎!”乃令吏送昭,至半道见一马当路。吏云:“此尔本属,可乘此。”即骑乃活,死半日矣。(《出酉阳杂爼》)

 

 唐宪宗元和初年,汉州(治所在雒[同洛]县,即今四川省广汉县)孔目典(孔目是州中管理文书的事务长官,典是主管)陈昭一日因病卧床,见一黄衣人,来到病塌前,对他说:“赵判官传唤你。”陈昭问:“是为什么事?”这人说:“在阴间,刘辟与窦悬二人对质,要召你去做证(刘辟,见,《段文昌》中注,窦悬,依文义应是刺史)。陈昭就请他坐下,不一会儿,又有一个人手拿一个如球胆似的东西。先来的小吏,埋怨后来的小吏来的太迟了,后来的说:“就因为等这件东西,我等屠夫开刀才拿到的。”又笑着对陈昭说:“您别害怕,取活人氣需用猪尿泡,您可以面向东侧身躺着。”陈昭依照去做,不知不觉中,已经跟随二吏往前走了约十几里路,路很平。到了一座城,城很大,像一座府城,有甲士守卫,等进城后,看见一个满面怒容令人害怕的人,这就是赵判官。

赵判官对陈昭说:“刘辟兵败东川(即剑南东川是蕃镇名,治所在梓州郪县,即今四川三台。史载,唐宪宗命高崇文等人讨伐刘辟,结果刘辟战败),窦悬捕牛四十七头送往梓州(今四川省三台县),说上面允许刘辟宰杀。而刘辟却说,事先没有公文,您是孔目典应当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还没有来得及对证,隔壁房中,听到窦悬的呼叫声,他说:“陈昭在哪儿?”接着窦悬问到他的兄弟、妻子儿女的生活情况。陈昭就打算上前参见,这时冥吏说:“窦使君的形体容貌很是丑恶,不想见您。”陈昭说:“杀牛一事,实际上是奉了刘尚书的批示,而没有正式公文,批示是写在麻纸上的,现如今放在汉州某一私人住宅的书架上。”赵判官就命冥吏带领陈昭前往汉州去取。到达该地后,见房门关闭上锁,就从孔逢中出入。当刘尚书的书面批示取回以后,刘辟见了就不吭声了。

赵判官对陈昭说:“你有一个过错,知道吗?窦悬杀了牛,你取了一个牛头。”陈昭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赵判官又说:“这里不同人间,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的。”不久见一个冥卒拿着牛头来了,陈昭非常恐惧,连声求救。赵判官问有关官吏:“这事应当判什么罪?”回答说;“应当打一百大板,拷问五十天。”赵判官又问陈昭:“你有什么功德?”陈昭说;“我曾经摆了许多次斋供,画过许多佛像。”赵判官说:“这些都是来生的福。”陈昭又说;“我曾经在表兄家读诵过《金刚经》。”赵判官说;“你可以合掌请经来。”陈昭照着做了,过了一会儿,见有一个黄包袱皮包着的书箱自天而降,停在陈昭面前。陈昭开箱取出一看,正是表兄借给他的那本经,那书轴的丝织包裹上,烧痕还在。陈昭再合掌,经卷即消失。赵判官说;“这件事证实了,你的罪可以免了。”于是决定放陈昭回去。

赵判官还让陈昭到“生禄司”去查看寿数长短。有一冥吏报告说:“陈昭本名钊(也读昭),是金字旁一个戳刀,到某年改名为昭,还有十八年寿数。”陈昭听了,心中很是伤感。赵判官笑着说:“十八年尽够你做你愿意做的事,为什么不高兴呢?”于是命官吏送陈昭回去。他们走到半路,看见一匹马挡着路,官吏说:“这匹马本是你的,骑上走吧!”陈昭骑上马,就复活了。据说已经死去半日了。

 

 19.行水面惊妻变鬼 写金经救女还阳

 

原文:李元一

李元一,唐·元和五年任饶州司马。有女居别院,中宵忽见神人,惊悸而卒,颜色不改。其夫严讷,自秦来至苍湖。恍惚见其妻行水上而至。讷惊问之。妻泣曰:“某亡矣,今鬼也。”讷骇异之。曰:“近此鴈浦村,有严夫子教众学。彼有奇术,公往恳请哀救。某庶得复生矣!”讷后果见严夫子,拜谒泣诉,尽启根本。严初甚怒,郎君风疾,何乃见凌。讷又拜,悲泣久。乃方许曰:“杀夫人者,王将军也。葬在此堂内,西北柱下。可为写金刚经,令僧转读于其所祠焉。小娘子必当还也。”讷拜谢,疾往郡城。明日到,具白元一写经。速令读之七遍,女乃开目,久之能言。媿谢其夫曰:“兹堂某柱下,有王将军枯骨,抱一短剑。为改葬之,剑请使留,以报公德。”发之果验。遂改瘗,留其剑。元一因写经数百卷,以施冥寞。(《出报应记》)

 

李元一,在唐宪宗元和五年时,任饶州司马(饶州治所在鄱阳,即今江西省波阳县;州司马为刺史之佐官)。他有个女儿随他一起住在跨院,一天女儿在半夜里忽然看见了神人,惊吓而亡。但仍面如生色。她丈夫严讷(nè)从陕西回来,路过苍湖,恍惚之间见妻子从水面上走过来。严讷吃惊的问:“你这是怎么了?”妻子哭泣着说:“我已亡故,现在是鬼了。”严讷又害怕又奇怪。妻子又说:“离这里不远有个雁浦村,村中有个严夫子,他是教学的,这人有奇术,你前往哀求他,请他救命,或者我能够复生呢!”

严讷果然找到了严夫子,向他恭敬拜求,边哭边诉说妻子的暴死,请求夫子救命。听过后,严夫子开始有些发怒说:“读书人,您是不是中了邪?竟然用言语侵犯于我?”严讷再次下拜,悲泣不起。过了好久,严夫子才应允下来说:“您请起,杀您夫人的人是王将军啊!此人葬在堂屋的西北柱子下,您可以为他写《金刚经》,请僧人在此处转读、祭祀,小娘子一定会生还的。”严讷拜谢了夫子后赶快奔回郡城(饶州郡城是鄱[pó]阳,今称波扬)

第二天回到郡城,向岳父李元一将前后之事细说明白。于是元一立即写经,写毕送请僧人转读,七遍以后,严妻睁开了眼,又过了一会儿,对其丈夫抱歉地说:“这堂屋某根柱子下,有王将军的枯骨,他抱着一把短剑,请你给他改葬别处,短剑请你留下使用,以报答你的恩德。”于是按其所说处刨挖,果然发现王将军的尸骨,就把短剑留下,尸骨则改葬别处。元一后来又写《金刚经》数百卷,用来布施冥间。

 

20.杀蛇虺万盈暴死  救繫囚贤者授经

 

原文:鱼万盈

鱼万盈,京兆市井,粗猛之人。唐·元和七年,其所居宅,有大毒蛇,其家见者皆惊怖。万盈怒,一旦持巨棒伺其出,击杀之。烹炙以食。因得疾,脏腑痛楚遂卒。心尚微暖,七日后苏云:初见冥使三四人追去,行暗中十余里。见一人独行,其光绕身四照数尺,口念经随走。就其光同姓字云:“我姓赵,名某。常念金刚经者。莫离我,使者不敢进。”渐失所在,久之至其家。万盈拜谢曰:“向不遇至人定不回矣。”其人授以金刚经。念得遂还。及再生,持本重念,更无遗阙,所疾亦失。,因断酒肉,不复杀害。日念经五十遍。(《出报应记》)

 

鱼万盈,是京都长安城镇上的一个粗鲁、凶猛的人。唐宪宗元和七年时,鱼万盈的住宅中,发现了一条大毒蛇,他的家人都非常惊恐。鱼万盈见了大怒,一天早晨,他持大棒,专等大蛇出来。果然大蛇又出来了,万盈用大棒打死了大蛇,他又是煮又是烤,足足地饱餐了一顿。不久,他就觉得腹内痛得难忍,终于得病而亡。

万盈虽死,但心口处还有点暖。七天以后复苏。他回忆,起初他被冥吏三四个人拘捕,在黑暗中,走了十几里路。他见有一个人独自行走,有光环围绕周身,四面照射好几尺远。那人边走边念经。万盈就跟随着走,就着光他问那人姓名。那人说;“我姓赵名某,常念《金刚经》,你跟着我别离开。”冥吏由于不敢靠近赵某,渐渐地被甩开了。又走了好久,终于回到了家里。万盈向赵某拜谢道:“若不是刚才碰到了您这位圣人,我就回不来了。”赵某授给万盈一卷《金刚经》,一直到万盈自己能读以后,才辞别而去。

鱼万盈再生之后,手持经卷,又读诵起来,准确而无遗漏。他的病也好了,从此断绝酒肉,不再杀生,每日读诵《金刚经》五十遍。

 

 21.绣座诵经惊地府 高僧延寿返人间

 

原文:僧法正

唐·江陵开元寺般若院僧法正,日持金刚经三七遍。长庆初得病卒,至冥司。见若王者,问师生平作何功德?答曰:常念金刚经。乃揖上殿,登座念经七遍。侍卫悉合掌阶下,考掠论,对皆停息而听。念毕,遣一吏引还。王下阶送曰:“上人更得三十年在人间,勿废读诵。”因随吏行数十里,至一大坑。吏因临坑,自后推之,若陨空焉。死七日,惟面不冷。荆州僧常靖亲见其事。(《出酉阳杂爼》)

 

   唐朝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开元寺般若院(般若bō rè读如播惹)的法正和尚,每日持念《金刚经》三到七遍,穆宗长庆初年,得病而亡。

他到了冥司,见到了一位像王的人问他:“师傅生平做了什么功德?”法正答道:“常念《金刚经》。”王于是作揖请他上殿,登绣座。和尚念经七遍,两旁侍卫都合掌静听,阶下拷打审问对证的,也都暂时停止而听经。念经完毕,王让一位冥吏引导着,将法正送还。王下阶送行说;“上人(对僧人的尊称)还有三十年阳寿在人间,不要停止念经。”

法正随着冥吏走了几十里路,到了一个大坑前,被冥吏在后边一推,法正只觉得坠入空中一般,而得以复活。其时,法正已经死去七天了,只有面部不冷。荆州(今湖北江陵、襄樊一带)的常靖和尚,亲见此事。

 

22.牛犬伸冤拘地府  金经灭罪返人间

 

原文:王翰

唐·大和五年,汉州什方县百姓王翰,常在市日逐小利。忽暴卒,经三日活云:冥中有十六人同被追,十五人散配他处,翰独至一司。见一青衫少年,称是侄,为冥官厅子。遂引见推典,又云是兄。貌皆不类,其兄语云:“有冤牛一头,诉尔烧畬枉烧杀之。又曾卖竹与杀狗人作箜篌,杀狗二头,狗亦诉尔。尔今名未注死籍,犹可以免。为作功德。”翰欲为设斋及写法华经,金光明经,皆曰不可。乃请曰持金刚经七遍与之。其兄喜曰足矣。及活,遂舍业出家。(出酉阳杂)

 

唐文宗大和五年,在汉州什邡县(汉州治所在今四川省广汉县,什邡fāng县在广汉县西北)有个百姓叫王翰,常在市镇上谋点小利生意,一天突然死去,经三天后又复活了。

王翰自述,在阴间有十六个人同时被拘捕,其中十五个人都被分发到各处,只有王翰一人被单独领到一处衙门。他遇到一个穿青衫的少年,自称是王翰的侄子,现为冥官差役。于是经他引见来见推典(主管刑狱的官员)。推典又自称是王翰之兄,但他们的相貌与王翰竟毫不相像。王翰之兄说:“有一头受冤之牛,告你在烧山种田时,错将它烧死;你还曾卖竹料给杀狗人做箜篌kōnghóu音空侯,古弦乐器);这人杀了两头狗,现在狗也告你,生死簿上还没注你死,这个罪可以免除,但是你得为它们做些功德。”王翰说,我给它们设斋供和写《法华经》、《金光明经》。其兄侄都不同意,王翰又说:“我给它们念诵七遍《金刚经》。”其兄高兴地说:“足够了。”王翰复活后,舍弃了家业,出家为僧了。

 

23.游地狱心惊肉跳  持金经魄返身安

 

原文:高涉

唐·大和七年冬,给事中李石为太原行军司马孔目。高涉因宿使院,冬冬鼓起时,诣邻房。忽遇一人长六尺余,呼曰:“行军唤尔。”涉遂行,行稍迟。其人自后拓之。不觉向北约行数十里,至野外。渐入一谷底,后上一山至顶。四望邑屋尽在眼下。至一曹司所,追者呼云:“追高涉到。”其中人多朱绿,当按者似崔行信郎中,判云付司对。复至一处,数百人露坐,与羊杂处。领至一人前,乃涉妹杜则也。逆谓涉曰:“君初得书手时,作新人局。遣某买羊四口记得否?今被相责,意甚苦毒。”涉遽云:“尔时祇使市肉,非羊也。”则遂无言。因见羊人立啮,则逡巡被领他去。忽又见一处露架方梁,梁上钉大铁环。有数百人皆持刀,以绳系人头牵入环中刳剔之。涉走出,但念金刚经。忽逢旧相识杨演云:“李说尚书时,杖杀贼李英道。为劫贼事于诸处受生三十年。今诉前事。君记得否?”涉辞年幼不省。又遇旧典怡,先与涉为义兄弟。逢涉云:“弟先念金刚经,莫废忘否?向来所见未是极苦处,勉树善业,今得还亦经之力。”因送至家。如梦,死经宿。向拓处数日青肿。(出《酉阳杂爼》)

 

唐文宗大和七年冬,给事中李石被任命为太原行军司马(史载:李石曾在文宗、武宗两朝任丞相;行军司马一职约等于现在的参谋长,唐代的行军司马在节度使下,实际执掌兵权;给事中则可在宫中行走,办理政务、颁审诏书,替皇帝办理重要大事)。他与属下孔目(相当于管理文书等事务的事务长)高涉同住在节度使官署的院内。有一天夜里,忽然听到咚咚地敲鼓声,高涉就去旁边的房屋察看。突然遇到一个人,身高六尺多,他对着高涉喊道:“行军司马传唤你。”高涉听了就往前走,行动稍微慢了一点,那人就自后推他走,不觉之间,已向北走了几十里路。到了野外,渐渐走到了一个谷底。后来登上一座山顶,四下一望,城里的房屋尽收眼底。接着来到一处官署,那人高呼:“把高涉拘捕到此!”官署中多穿朱绿衣的人(唐朝穿朱红色的为五品官,穿绿色的为六品以下的官),负责审理的官员是崔行信郎中(中央各部门的副长官都叫郎中),他宣判说:“交给有关部门对证。”于是又带高涉去了一处,有好几百人在露天坐着,和猪羊混杂在一起。高涉被领到一人面前,原来是高涉的妹夫杜则。杜则迎上前对高涉说:“您最初当书手时(书手是担任抄写工作的小吏),作新人局(指结婚宴会),让我买羊四只,您还记得吗?现在我被指责有罪,对我相当狠毒。”高涉急忙回答说:“当时我只让你去买肉,并不是让你去买羊,”杜则无话可说。马上就有一只羊像人一样了立起来咬他,他不知如何是好,不久羊就被人领走了。转眼间高涉又被领到一处,在露天放了一架方梁,木梁上钉着大铁环,有好几百人手中持刀,用绳拴着人头拉入环中,用刀剖解挖剔人肉。高涉吓得跑开,嘴里只是不停地念诵《金刚经》,突然又遇到一个旧相识杨演。杨演对他说:“在李说(yuè读越)作尚书的时候(史载:李说曾于唐德宗贞元年间官任检校礼部尚书),为了劫贼这件事,杖杀贼人李英道;把我这受生三十年的人,还拘来追问前事,您是否记得此事?”高涉说:“我当时年幼,不知道此事。”后来他又遇到过去的主管段怡,段与高曾结义为兄弟。段对高涉说:“兄弟以前持念《金刚经》现在没有忘废了吧?刚才你所见还不是最苦的地方,希望你勤勉修行善业,今天所以能够回去,也都是经的威力。”于是段曾送高涉到家。高涉如梦一样,已经死去一天一夜了。而他被冥吏推搡的地方,青肿了好几天。

 

24.众鬼使追捕张政  须菩提力救门徒

 

原文:张政

张政州人。唐开成三年七月十五日,暴亡。初见四人来捉,行半日,至大江甚。度深三尺许,细看尽是脓血。便小声念金刚经,使者色变入城。见胡僧长八尺余,骂使者曰:“何不依帖,乱捉平人。”尽皆惊拜。及领见王,僧与对坐曰:“张政是某本宗弟子,被妄领来。王曰:“待略勘问。僧色怒,王判放去。见使者四人皆着大枷。僧自领政出城,不见所渡之水。僧曰:“吾是汝所宗和尚,汝识我否?我是须菩提。”乃知是持经之力,再三拜礼。僧曰:“弟子合眼。”僧以杖一击,不觉失声,乃活。三日,唯心上暖。(出《报应记》)

 

 张政是邛州人(邛qióng读穷,邛州治所在临邛,即今四川邛崃县东南),唐文宗开成三年七月十五日突然死去。

开始张政见有四人来拘捕他,行走了半日,到了一条大江边。江水很宽阔,水深约有三尺多,细一看是脓血。张政便小声念《金刚经》,拘捕他的冥使听到后,脸色都变了。

到了一座城内,见有一胡僧(外国和尚)身高八尺多,对使者大喊道:“为什么不凭文书,就乱捕正直的人!”使者们大吃一惊,尽来下拜。等到领张政见王时,胡僧与王相对而坐。胡僧说:“张政是本宗弟子,胡乱被捉来。”王说:“待我稍加审问”。僧有些发怒,王判决放张政回去。再看那四个使者,都被戴上了大枷。

胡僧亲自领张政出城,来时的江水不见了。僧说:“我是你们所尊奉的和尚,你认得我吗?我就是须菩提(《金刚经》就是佛给须菩提罗汉等人说法)。张政才知道自己所以得救,是因为持经的威力。于是他再三向须菩提拜谢!这时须菩提说:“弟子合上眼。”僧用禅杖一击,张政不觉失声,于是他复活了。人们都说他已经死去三天了,只有心口上是暖的。

 

25.病鬼王思擒李琚  众冥吏托抄经卷

 

原文:李琚

唐·李琚,成都人。大中九年四月十六日,忽患疫疾。恍惚之际,见一人,自称行病鬼王。骂琚云:“抵犯我多,未领汝去。明日,复共三女人同来,速设酒食,皆我妻也。”琚亦酬酢曰:“汝何得三妻。”但闻呵叱啾唧,不人也。四度来,至二十一日辞去。琚亦拜送回便觉身轻。于佛堂作礼。将吃粥行次,忽被风吹去,住足不得。乃至一大山,见江海无涯。人畜随琚立岸边,不知所向。良久有黄衫人,问曰:“公是何人?随我来。”才四五步,见江山甚远。又问:“作何善事?若无适已于水上,作羊等也。细说恐王问。”琚云:“在成都府,曾率百余家,于净众寺,造西方功德。一堵为大圣慈寺,写大藏经,得五百余卷。”兼庆赞了,使者引去。约五十里,见一大城。入门数里,见殿上僧长六七尺,语王云:“此人志心造善,无有欺。”王诘黄衫人:“如何处得文帖,追平人来。”答云:“山下见领来,无帖追。”王云:“急送去。”便见所作功德,在殿上记分明。石壁造广,利方在后。使者领去,又入一院,令坐向琚说缘。汉州史韦某亡,欲令某作史,琚都不谕。六七日来放归,凡过十二处,皆云王院。悉有侍卫,总云:“与写一卷金刚经。”遂到家,使人临别执手。亦曰:“乞一卷金刚经。”便觉头痛。至一塔下,闻人云:“我是道安和尚,作病卓头两下。愿得尔道心坚固。”遂醒,见观音菩萨现头边立笑,自此顿寤。妻儿环哭云:“没七日,唯心上暖。”写经与所许者,自诵不怠。(出《报应记》)

 

李琚(jū音居)是成都人,唐文宗大和九年四月十六日,忽然得了一种传染病。恍惚之际,见有一人自称是行病鬼王,大骂李琚说:“你屡次触犯于我,我还没把你领走呢!明天我再带三个女人来,你赶快给我们准备酒席,那三个女人都是我的妻子。”第二天李琚设酒席等待。他们果然来了,酒席间相互敬酒。李琚问鬼王:“你怎么会有三个妻子?”却只听到呵斥声,以及细碎的说话声,却不见人。

后来又来过四次,到了四月廿一日,鬼王告辞,李琚拜送他离去。当时李琚便觉身轻。他在佛堂行礼后,正准备喝粥时,身子却被大风卷起吹走了,在空中不停地飞,最后竟落在一座大山上,四望江海无际,有人、畜随他一起立在岸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过了好久,有个穿黄衫的人来问:“您是什么人?请随我来。”才走了四、五步再回顾江山都已很远了,又问李琚:“您做过什么善事?假如没做过善事,刚才已在岸边做猪羊了;您要细说,恐怕王要问。”李琚说:“在成都府,曾率领百余户人家在净众寺,营造西方功德墙,又为大圣慈寺写过《大藏经》(佛教经典的总称)已经写完五百多卷了,并且也经过庆赞仪式了。”

李琚被人引领着走了五十多里路,见一座大城。进城后,又走了几里路,见一座大殿。殿内有一个僧人,身高约六、七尺。他对王说:“此人一心行善,没有欺骗和奉承过他人。”王追问黄衫人:“你在哪里得到的文书,怎么把正直的人给拘捕来了?”黄衫人说:“是我在山下见到他,就把他给带来了,并不是有文书拘捕来的。”王说:“赶快送回去。”这时李琚在殿内功德碑上就看见了自己所做的功德事迹,记载得清清楚楚。碑的背后刻有《广利方》(为利益众生的事迹)。

黄衫使者领着李琚离开了大殿,又来到一处院落。使者让他坐下休息,并对他说:“因为汉州刺史韦某死了(汉州治所在今四川省广汉县,刺史是州的最高长官),打算派某某人去做刺史。”李琚都不知道。计前后有六、七天的时间,就把他给放回去了。凡是他经过的地方,共有十二处,都称为王院,都有侍卫把守,总是说请他写一卷《金刚经》。

当李琚被送回家时,黄衫使者拉着他的手说:“请送我一卷《金刚经》。”李琚当时觉得头很痛,到了一座塔下,听到有人说:“我是道安和尚(东晋时著名高僧),给你头顶做点小病,让你痛两下,希望从此你的道心更加坚固。”

李琚苏醒了,看见了观音菩萨立在面前,向他微笑,从此他翻然觉悟。妻儿在他周围哭着说:“你死去已经七天了,只有心口仍然热。”从此以后,他写《金刚经》给他答应过的人,自己诵经也从不懈怠。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