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金刚经应验事迹三上  

2008-07-18 11:18:44|  分类: 佛教-金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刚经应验事迹三上

 

1.食肉杀生业最重 持经灭罪寿延长

 

原文:赵文若

·赵文若,開皇初病亡經七日,家人初欲。忽縮一,遂停。既蘇云:“被一人來追,即隨行。入一宮城見王,曰:‘卿在生有何功德?’答云:‘唯持金剛經。’王曰:‘此最第一,卿算雖盡,以持經之故,更為申延。’又曰:‘諸罪中,殺生甚重。卿以羊充飽如何?’即遣使領文,若至受苦之處。北行可三二里,至高墻下,有穴才容身。從此穴出,登一高阜。四望遙,見一城極高峻。火接天,黑氣溢地,又聞楚痛哀之聲。不忍聽,乃掩蔽耳目,叩頭求出。仍覺心破,口中出血。使者引見,王曰:‘卿既噉肉,不可空。’即索長釘五枚,釘頭及手足疼楚。”從此專持經,更不食肉。後因公事至驛,忽夢一青衣女子求哀。試問驛吏曰:‘有何物食?’報云:‘見備一羊,甚肥。’詣之云:‘青[*]也。’文若曰:‘我不喫肉。’遂贖放之。 (出《报应记》)

 

隋朝人赵文若在隋文帝开皇年初,得病而亡,在家中停放了七日。当家里人要将文若入殓(Liàn音练)时,忽然见他的一只脚缩动了一下,于是就停了下来。

文若苏醒过来说,他被一个人拘捕,至一座宫城,见到了王;王说:“你生前有什么功德?”文若回答说:“持念《金刚经》”;王说:“这是最为第一的;你的寿数虽已享尽,但由于持经之故,特别给你延长寿数;”又说:“诸种罪恶中以杀生为最重,你用猪羊饱餐一顿怎么样?”就叫人领着他到了受苦的地方。往北走了约二三里地,到了一座高墙之下,墙下有洞,只能容一个人出入,出了洞,登上一个高坡,四望很辽阔,见一座城,非常高峻,烟火连天,黑气漫地,不时传出痛苦的哀叫之声,让人不忍再听下去。于是他掩耳遮目,叩头求使者将他放出。当即觉得自己的心已破裂,口吐鲜血。使者把他引回见王。王说:“你既然吃肉,不能让你空回。”就让人找到长钉五枚,钉入他的头及手足之中,痛楚难耐。

文若亡后七日又复苏。从此专心一意持受《金刚经》,更不吃肉。有一次文若因公事到达某驿站(驿yì音益,驿站是专为因公送信或办事人员的休宿之处),忽然梦见一个青衣女子,向他哀求救护。醒后,他心存疑惑,便问驿吏:“有什么吃的吗?”驿吏回答说:“现在准备好一只羊,特别肥嫩。”文若忙追问该吏是什么样的羊?得知是一只黑色的母羊,正应梦兆,于是说:“我不吃肉;”就用钱赎买了这只黑羊放生了。

 

 2.受持福报文昌增寿 灭佛罪愆周武求经

 

原文:赵文昌

隋·开皇十一年,大府寺丞赵文昌,忽暴卒。唯心上微暖,家人不敢。后复活,说云:“吾初死,有人引至阎罗王所。王问曰:‘汝一生来作何福业?’。昌答云:‘家贫无力可营功德,唯专心持诵金刚般若经。’王闻语,合掌低首,赞言:‘善哉!汝既持般若功德甚大。’王即使人引文昌,向经藏内,取金刚般若经。文昌向西行五六里,见数十间屋,甚华丽。其中经典遍满,金轴宝帙,庄饰精好。文昌合掌闭目,信手抽取一卷,开看乃是金刚般若,文昌捧至王所。令一人执卷在西,文昌东立,面经读诵。一字不遗,王大欢喜,即放昌还家。令引文昌从南门出,至门首见周武帝,在门侧房内,着三重钳。唤昌云:‘汝是我本国人,暂来至此,要与汝语。’文昌即拜之。帝曰:‘汝识我否?’文昌答云:‘臣昔宿卫陛下。’武帝云:‘卿既是我旧臣,今还家,为吾向隋皇帝,说吾诸罪。并欲辩了唯灭佛法罪重未可得免,望与吾营少功德。冀兹福佑,得离地狱。’昌受辞而行。及出南门,见一大粪坑中有人,头发上出。昌问之,引人答云:‘此是秦将白起,寄禁于此,罪尤未了。’”昌至家得活,。遂以其事上奏。帝令天下出口钱,为周武帝转金刚般若经。设大供三日,仍录事状。入于隋史。(出《法苑珠林》)

 

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大府寺丞(大府寺是主管财务、库藏的官署,寺丞是其属官)赵文昌暴死,但心口处尚有微温,家人不敢将他入殓,不久,他竟复活了。

他说,他初死去,有人引致阎罗王处,王问他:“你一生做什么福业了?”他答道:“家里贫穷,无力经营功德,只有专心持诵《金刚经》。”王听闻后,双手合什,低头称赞说:“善哉!你持诵《金刚经》,功德很大。”

王叫人引着他向佛经收藏处去取《金刚经》。向西行走了五六里,见有数十间房屋很华丽,其中装满经典书籍,金轴宝帙zhì音志,书套)装饰得非常精妙。文昌合掌闭目,随手抽取一卷,打开一看,正是《金刚经》,于是双手捧着经书回到王处。王命一人手执经卷在西侧,让文昌站在西侧,文昌面对执经人开始背诵,结果一个字也没有遗漏。王非常欢喜,即刻派人送他还家。

王让人引领着他从南门而出,到门口,看见身着三重钳锁(古时刑具以铁束于脖颈,叫做钳qián的周武帝在侧房内,呼唤文昌的名字对他说:“你是我本国人,过来一下,我与你有话说。”他就向武帝行礼拜见,周武帝说:“你认得我吗?”文昌答道:“臣曾经保卫过陛下。”武帝说:“你既然是我的旧臣,如今你就要回家了,如能见到隋朝皇帝,请为我转告他,我有许多罪都可以分辨明了,只有毁灭佛法之事,罪业深重,未能获免,希望给我做些功德,以获得福佑,能离开这地狱。”于是他接受了周武帝的嘱托,辞别而行。

出了南门,见一大粪坑中,有一个人头发冒出来,他问随行之人,这人说:“这是秦朝大将白起啊!(白起是秦国名将,他曾坑杀赵国降兵四十万人),囚禁在这里,罪还没受完。”

文昌被引回家,苏醒后,他将周武帝托付他的事上奏朝廷。隋文帝命令天下:按每户人口缴纳口赋之税,以此钱为周武帝做法事活动,转诵《金刚经》,设大供三日,并且把这件事记录下来,入于《隋史》。

 

3.阴间最敬持经者 阳地再还护路僧

 

原文:慕容文策

慕容文,隋人。常持金刚经,不吃酒肉。大业七年,暴卒。三日复活云:“初见二鬼,把文牒追至一城门,顾极严峻。入行四五里,见有宫殿,羽卫王当殿坐,僧道四夷不可胜数。使者入见,文最在后。一一问在生作善作恶,东西令立。乃唱名,问曰:‘作何善?’对曰:‘小来持金刚经。’王闻合掌,叹曰:‘功德甚大,且放还。’忽见二僧,执火引。即捉袈裟角,问之。僧云:‘缘公持经故,来相卫,可随烛行。’遂出城门。僧曰:‘汝知地狱处否?’指一大城门曰:‘此是也。’不忍看,求速去。二僧即领,至道有一横垣塞路,僧以锡扣之,即开。云:‘可从此去。’遂活。”(出《报应记》)

 

慕容文策隋朝人,经常持念《金刚经》,不吃酒肉。隋炀帝大业七年,突然死去,三天后复活。他回忆说,最初有两个鬼使手拿文牒(dié文书、证件)来拘捕他,走到一座城门,向周围望去,形势颇为险峻;入城走了四五里地,见有宫殿,有个王者在殿中端坐;两旁有侍卫站立。下面有僧道以及四面八方各族人等,难以计数;由使者带领,进入殿中见王,慕容文策排在最后;王者一一问他们生前所做的善事或恶事;问过的人,命他们分东西站立;当使者念到文策名时,王者问他:“你做了什么善事?”文策回答:“从幼年就开始读《金刚经》;”王者听说后,合掌感叹说道:“功德非常大,将他放回去。”

这时有两个僧人手执火把,引领着文策走。文策就揪住僧人的袈裟角问这是怎么回事?僧人说:“只因您持诵《金刚经》,所以特来护卫啊!您就跟着烛光走吧。”于是走出城门,僧人说:“您知道地狱在哪儿吗?”指着一座大城门说道:“这里就是啊。”文策不忍心看,求他们带他赶快走。僧人就领着他走上了大道,横向有城墙挡路,僧人用锡杖(杖头有锡环,振之有声故名)叩城,门开了,僧人说:“您可以从此门离开。”于是文策得以复活。

 

4.僧升天界持经故  信变龟身谤佛因

 

原文:赵文信

唐·遂州人赵文信,贞观元年,暴死。三日后还苏,自说云:“初死时,被人遮拥驱逐。同伴十人,相随至阎罗王所。其中有一僧,王先问云:‘师在世修何功德?’师答云:‘贫道从生以来,唯诵金刚般若经。’王闻此语,忽即惊起,合掌赞言:‘善哉,善哉!师审诵般若,当得升天,何因错来至此?’言未讫,忽有天衣来下,引师上天去。王复唤遂州人,前曰:‘汝在生有何功德?’其人报言:‘臣一生以来,不读佛经,唯好庾信文章集。’王言:‘庾信是大罪人,见此受苦。汝见庾信,颇识否?’答云:‘虽读渠文章,然不识其人。’王即令引出庾信,乃见是龟身。王又令引去,少时复作人来语云:‘我为生时好作文章,妄引佛经,杂揉俗书。又诽谤佛法,谓言不及孔老之教。今受罪报,龟身苦也。’此人活,具述其事。遂州人多好捕猎,及闻所说共相鉴戒,永断杀业。各发诚心,受持般若,迄今不绝。(出《法苑珠林》)

 

唐朝遂州人(遂州治所在今四川遂宁)赵文信,贞观元年忽然暴死,三日后复苏。他自述说,初死的时候,被人推拥驱赶。同行有十人,其中有一僧人,也相随到阎罗王处。王问僧人道:“大师在世时修什么功德?”僧人答道:“小僧自生以来,只有诵读《金刚般若(bō rě)经》。”王听说后,忽然惊起,合掌称赞道:“善哉!善哉!大师精于研究读诵《金刚经》,应当升天,为什么错来到此地?”话还没说完,忽然有天人自天而降,引导大师上天而去。阎王又唤遂州人赵文信前来,王说:“你生前有什么功德?”文信答道:“臣一生以来,不读佛经,唯爱好庾信(庾音雨,庾信仕梁为右卫将军,出使北周被留,官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人称庾开府,他善属文,文辞艳丽,有庾开府集)文库集。”王说:“庾信是个大罪人,现正在这里受苦。你若看见庾信,还能认识他吗?”文信说:“我虽然读他的文章,但不认识他。”王叫人把庾信带出来。而看见的却是一个龟身,看过后,又着人把龟身带走。过了一会儿,把恢复人形的庾信带来了。庾信说:“我因为生时好做文章,妄加引用佛经,把经和俗书掺杂在一起;我又诽谤佛法说,佛经比不上孔子、老子的教理。现在得到报应,变成龟身,真是痛苦啊!”

赵文信苏醒后,和人详说其所见。由于遂州人大多好捕猎,听说后,都纷纷认识到,应引为戒鉴,从此永远断绝杀生的行当。人人发诚心,持诵《金刚般若经》,直到如今仍然不断。

 

5.为怜鬼使得奇策  拜别冥王返故园

 

原文:窦德玄

窦德玄,麟德中,为卿奉使扬州。渡淮,船离岸数十步。见岸上有一人,形容憔悴,擎一小幞,坐于地。德玄曰:“日将暮,更无船渡。”即令载之。中流觉其有饥色,又与饭乃济。及德玄上马去,其人即随行。数里,德玄怪之,乃问曰:“今欲何去?”答曰:“某非人,乃鬼使也。今往扬州,追窦大使。”曰:“大使何名?”云:“名德玄。”德玄惊惧下马,拜曰:“某即其人也。”涕泗请计。鬼曰:“甚媿公容载,复又赐食,且放公。急念金刚经一千遍,当来相报。”至月余,经数足,其鬼果来。云:“经足,保无他虑。然亦终须相随见王。”德玄于是就枕而绝,一宿乃苏。云:“初随使者入一宫城。使者曰:‘公且住。我当先白王。’使者乃入于屏障,后闻王遥语曰:‘你与他作计,漏泄吾事。’遂受杖三十。使者出袒以示公,曰:‘吃杖了也。’德玄再三媿谢,遂引入。见一着紫衣人,下相揖云:‘公大有功德,尚未合来,请公还出堕坑中。’于是得活。其使者续至云:‘饥未食及乞钱财’并与之。问其将来官爵,曰:‘熟记取,从此改殿中监,次大司宪,次太子中,次司元太常伯,次左相,年至六十四。’言讫辞去。曰:‘更不复得来矣。’后皆如其言。”(出《报应记》)

 

窦德玄在唐高宗麟德年间在朝为卿(是一些中央部门的最高长官,如大理寺卿即是),奉命到扬州(在今江苏安徽一带,治所在今南京市)去。渡淮河时,船已离开岸数十步远,这时看见岸上有一人,形容憔悴,手拿一小包袱,坐在地上。德玄就说:“时渐近黄昏,也没有船渡,把这个人也带上吧!”

行至淮河中流,德玄觉得那人面有饥色,于是又令人给他饭吃。渡过河,德玄上马走,那人也跟在后边。走了几里地后,德玄问那人:“你打算到什么地方去?”那人回答:“我并不是人,而是一个鬼使,准备到扬州拘追那个窦大使。”德玄问:“窦大使叫什么名字。”鬼使说:“叫窦德玄。”德玄大吃一惊,心中也很怕,于是下马拜了鬼使,并说:“我就是窦德玄。”说着涕泪交流,问鬼使有什么办法可救?鬼使说:“承蒙您让船回岸,容我搭乘,又蒙您赐饮食与我。那么,我就暂时放过您,您应当赶快念《金刚经》一千遍,以后当来相报。”

月余后,诵经达到了一千遍,果然鬼使来了。鬼使对德玄说:“您念经已满千遍,没什么可顾虑的了,但您还是得与我一起去见阎王。”德玄于是卧在床上气绝,经一夜后复苏。

德玄回忆说,起初随使者进入一座宫城,使者说:“您先站在这里等,我先进去报告王爷。”使者进入殿中,到屏风后面。远远听王爷对使者说:“你给他出主意,泄露了机密。”于是打了鬼使三十大板。鬼使走出来,袒露出杖伤给德玄看,说:“换了新板打的!”德玄很惭愧,再三拜谢鬼使。由鬼使引入殿中,见一身着紫衣的王者,下阶作揖yī音衣)相迎。王说:“您有大功德,还不应当来,请您回去吧!”德玄出来,堕落于坑中,于是得以复活。鬼使跟着也来了,他说:“饿了还没吃饭。”又乞求钱财。窦德玄都给他了。德玄问鬼使将来自己做什么官爵,鬼使说:“您好好记着,从此以后,改官殿中监(掌管皇帝饮食、衣服、车马等事,监是最高长官),其次官改大司宪(掌管监察弹劾的首席长官),其次太子中允(太子属下官署中的副长官),再其次做左丞相(副丞相),寿数到六十四岁。”说完告辞而去,并说:“以后不再来了。”后来,鬼使的话一一应验。

 

6.进地狱悚然怯死  诵真经幸矣还生

 

原文:宋义伦

唐·宋义伦,麟德中。为虢王府典签。暴卒,三日方苏。云:“被追见王。”王曰:“君曾杀狗兔鸽,今被论,君算合尽。然适见君师主,云君持金刚经,不惟灭罪,更合延年。我今放君,君能不吃酒肉,持念尊经否?”义伦拜谢曰:“能。”又见殿内上,有一僧年可五六十,披衲,义伦即拜礼。僧曰:“吾是汝师,故相救,可依王语。”义伦曰:“诺。”王令随使者,往看地狱。初入一处,见大镬行列,其下燃火,镬中人。痛苦之声,莫不酸恻。更入一处,铁。人卧其上,烧炙焦黑,形容不辨。西顾有三人,枯黑伫立,颇似妇人。向义伦叩头云:“不得食吃,数百年。”伦答曰:“我亦自无,何可与汝?”更入一狱,向使者云:“时热,恐家人见敛。”遂去,西南行数十步。后呼云:“无文书,恐门司不放出。”遂得朱书三行,字并不识。门司果问,看了放出,乃苏。(出《报应记》)

 

唐朝人宋义伦,高宗麟德年间为虢guó音国)王府典签(掌管文书的官员)忽然暴死,三日后复苏。

自述,被拘捕见王者,王说:“你曾杀狗、兔、鸽等,论起来,你的寿数应尽,然而听你的师傅说,你持念《金刚经》,不仅灭罪,还当延年;我现在放你回去,你能不能不吃酒肉,一心持念《金刚经》呢?”义伦拜谢说:“能。”

又见殿里床上有一僧人,年纪约在五、六十岁,身披衲衣,义伦就向僧人行礼。僧人说:“我是你师傅,特来相救,你应依照王爷所说的去做。”义伦恭敬地答应“是”。

王爷命义伦随着使者去看地狱。首先进入一处,看见一排大锅,下边都点着火,大锅中煮着人,痛苦之声让人觉得心酸而生恻隐之情。再进入一处,有很宽的铁床,人卧在上边,被烧烤得焦黑,形体容貌都分不清了。向西边望去,有三个黑而干枯的人站立在那里,好象是妇女。他们向义伦叩头乞食说:“没有东西吃已经数百年了。”义伦说:“我自己没有食物,怎么给你们吃?”又进入一处,义伦对使者说:“请快送我回去,现在天气太热,如果家人入殓,那就不好办了。”

 又向西南走了几十步,后边有人呼叫他说:“没有文书,恐怕守门人不放你出去。”说着给了义伦文书,上面用朱色写的三行字。他并不认识。及到门,守门人果然问他,看了朱书就放行了。义伦也就得以复活。

 

7.谤佛法耕犁拉舌  持经典灭罪无伤

 

原文:高纸

高纸,隋仆射颍之孙也。唐·龙朔二年,出长安顺义门。忽逢二人乘马曰:“王唤。”纸不肯从去,亦不知其鬼使,马避之。又被驱拥,纸有兄是化度寺僧,欲住寺内。至寺门,鬼遮不令入。纸乃殴鬼一拳,鬼怒即拽落马。曰:“此汉大凶麤。”身遂在地,因便昏绝,寺僧即令舁入兄院。明旦乃苏。云:“初随二使见王,王曰:‘汝未合来,汝曾毁谤佛法,且令生受其罪。令左右拔其舌,以犁耕之,都无所伤。王问水吏曰:‘彼有何福德如此?’曰:‘曾念金刚经。’王称善,即令放还。”因与客语言次,忽闷倒,如吞物状。咽下有白一道,流入腹中,如此三度。人问之,曰:“少年盗食寺家果子,冥司罚令吞铁丸。”后仕为翊卫。专以念经为事。(出《报应记》)

 

高纸是隋朝仆射púyè音葡夜,负责国务的副长官)高颖的孙子。唐高宗龙朔二年,高纸出行经长安城顺义门,忽然遇到两个人赶着马车,他们对高纸说:“王爷叫你去。”高纸不肯去,也不知道他们就是鬼使。于是策马加鞭躲避他们,可又被驱拥堵截。高纸又想去找在化度寺做僧人的哥哥,到了寺门,众鬼遮挡不让他进入。高纸打了鬼一拳,鬼发怒了,就将高纸拉下马来,说道:“这个汉子太凶悍粗鲁了。”

高纸摔落在地,便昏过去了。寺里的僧人便将他抬到他哥哥的院中。第二天清晨高纸苏醒过来。他回忆说,起初随两个鬼使见到阎王,王说:“你还不当来,但由于你曾经毁谤佛法,所以让你来受点罪;”于是命令左右人拔他的舌头,用耕犁拉,然而竟无任何损伤。王问手下的官吏:“他有什么福德,竟然如此?”手下人回答说:“他曾经念诵过《金刚经》。”王称赞这是善举,便命人将他放还。正与旁人说话间,忽然又闷倒,做吞咽东西的形状,咽下一道白色脉络状的东西到肚子里,如此三回。苏醒后,人们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回答说:“少年时我曾偷吃过寺中的果子,阴间罚我吞吃铁丸。”

后来高纸在禁卫军任官职,平时仍然持念《金刚经》。

 

8.游冥府李冈承约  吞铁丸将军请经

 

原文:李冈

唐·兵部尚书李冈,得疾暴卒。唯心上暖,三日复苏云:“见一人引见大将军,蒙令坐。索案看云:‘错追公。’有顷狱卒擎一盘来,中置铁丸数枚。复舁一铛放庭中,铛下自然火出,铛中铜汁涌沸,铁丸赤如火。狱卒进盘,将军以让冈。冈惧云饱,将军吞之。既入口,举身洞然。又饮铜汁,身遂火起。俛仰之际,吞并尽,良久复如故。冈乃前问之,答云:‘地下更无他馔,唯有此物,即吸食之。若或不,须臾即为猛火所焚。苦甚与此,唯与写佛经十部,转金刚经千卷。公亦不来,吾又离此。’”冈既复生,一依所约,深加敬异。(出《报应记》)

 

唐兵部尚书(兵部是掌管全国武官的选用、考查、军械、军令等事,尚书是其最高长官)李冈,得病暴死,只有心口尚暖,经三日后复苏。

李冈回忆说,有一人引他见大将军。将军请他坐下,索要案卷来查看。说道:“错拘捕您了。”过了一会儿,狱卒拿一盘子来,上面放着几枚铁丸,又抬来一个大铛(音chēng,是一种锅,带腿,中煮食物,下面用火加热)放在庭中,铛下自然有火出来,铛中铜汁沸腾,煮铁丸,铁丸如火一般红。狱卒端上盘子,将军用以让李冈,李冈害怕说:“已吃饱了。”将军自己吞食铁丸入口后,全身明澈透亮,又饮铜汁,全身起火。不一会儿,吃喝已尽。好长时间,身体才恢复原来样子。李冈问将军:“您为什么以这些为食呢?”将军说:“地下除此别无可食之物,只有铁丸铜汁可供饮食;假若不吃,短时间就会为猛火所焚烧,比这更加痛苦;惟有请您写佛经十部,读诵《金刚经》千卷,您也不用来了,我也可以离开此地了。”

李冈复活后,都一一依照将军的约请,把事办完,并对他特别敬重。

 

9.染瘴疠王陁病死  诵金经果毅还生

 

原文:王陁

唐·王,为鹰扬府果毅。因病遂断荤肉,发心诵金刚经,日五遍。后染瘴,见群鬼来。即急念经,鬼闻便退。遥曰:“王令追汝,且止诵经。”即为歇,鬼悉向前乃昏迷欲绝。须又见一鬼来云:“念经人,王令权放六月。”既寤,遂一心持诵,昼夜不息。六月虽过,鬼亦不来。夜闻空中有声呼曰:“汝以持经功德,当寿九十矣。”竟如其言。(出《报应记》)

 

 唐朝王陁(同陀)是鹰扬府(军事部门)果毅(都尉名),由于有病,就断了荤腥肉类之食,发心读诵《金刚经》,每天五遍。

后来王陁染上湿毒瘴疠之病(我国南部山林间,蒸发出的湿热之气,能致人于病),看见一群鬼向他走来。他急念《金刚经》,鬼听到了便后退,离得很远,对他说:“王爷命令来拘捕你,你先不要念经了。”王陁就停了下来,众鬼齐向前,王陁昏迷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鬼来说:“念经人,王爷命令暂时放你六个月。”于是王陁就苏醒过来了。

王陁一心持诵《金刚经》昼夜不停。六个月虽已过去,鬼也没来。一天夜间听空中有声呼他说:“你由于持经的功德,当活高寿九十岁。”后来果然如此。

 

10.好杀生灵获重罪  应承功德写真经

 

原文:李丘一

唐·李丘一,好鹰狗畋猎。万岁通天元年,任杨州高邮丞。忽一旦暴死,见两人来追。一人自云姓,时同被追者百余人。男皆着枷,女即反缚。丘一被锁前驱,行可十余里。见大槐树数十,下有马槽。:“五道大神每巡察人间罪福,于此歇马。”丘一方知身死。至王门,指一胥云:此人姓焦名,是公本头。遂被领见,王曰:“汝安忍无亲,好杀他命以为乐。”须臾,即见所杀兽禽皆为人语云:“乞早处分。”焦进云:“丘一未合死。”王曰:“曾作何功德?”云:“唯曾造金刚经一卷。”王即合掌云:“冥间号金刚经最上功德,君能书写其福不小。”即令焦领向经藏令验。至一宝殿,众经充满。丘一试抽一卷,果是所造之经,既回见王。知造有实,乃召所杀生类,令恳陈谢,许造功德。丘一依王命,愿写金刚经一百卷。众欢喜尽散。王曰:“去。”焦领出城门云:“尽力如此,岂不相报。”丘一许钱三百千,不受。云与造经二十部。至一坑,推之,遂活。身在棺中,唯闻哭声三日矣。惊呼人至,破棺乃起。旬日写经二十卷了,焦来谢,致辞而去。寻百卷亦毕。扬州史奏其事加丘一五品,仍充嘉州招讨使。(出报应记)

 

 唐朝李丘一好以鹰犬在野外捕猎。武则天“万岁通天”(年号)元年,李丘一任扬州高邮县丞(地在今江苏省,县丞是县的副长官)

忽然有一天,丘一暴死。恍惚间,见有两人来拘捕他,一人自称姓段。当时被拘捕的有一百余人,男人都带枷,女人都反绑着。丘一被锁在最前,行了十余里路,见有数十株大槐树,下有马槽。段某说:“五道大神(指天上神、人间神、禽畜中神、鬼中神、地狱中神)经常来巡查人间的罪福,他们就在此地歇马。”丘一方知此时自己已死。走到王府的大门,段指着一个官吏说:“这位姓焦名策,是掌管公文的头。”

李丘一终于被领见王者。王者对丘一说:“你安于残暴,无善良怜悯之心,好杀生灵,以此为乐。”正说话间,就见被丘一所杀的禽兽都做人语说:“乞求王爷早早处分这个坏人吧!”这时焦策上前说:“李丘一还不该死。”王者说:“他曾做什么功德了?”焦策说:“他曾写就《金刚经》一卷。”王者当即合掌说:“冥曹地府称《金刚经》为最上功德,你能书写,其福不小。”就命焦策领丘一到藏经室去验证。到了一座宝殿,殿中装满了经书。丘一随手抽取一卷,果然正是他所写的《金刚经》。

丘一被人带回,王者知丘一所说是实,于是召唤他所杀的禽兽,让丘一诚恳地向他们谢罪,并答应为这些被杀生命营造功德。丘一依遵王者之命,愿写《金刚经》一百卷。被杀众生都欢喜散去,王者命令将李丘一放回。

焦策引领丘一走出城门,对他说:“我为你如此尽力,你岂能不报答?”丘一许给他钱三千,而焦策却不接受。焦策说:“请给写经二十部。”走到一个大坑前,焦策在后面一推,丘一则得以复活。

丘一虽活,但身在棺中,只听到众人的哭声。他在棺中已放置了三日,这时他大呼来人,推棺而起。

十天之内丘一写经二十卷完毕。焦策来向他道谢,告辞而去。不久,丘一又写《金刚经》一百卷完毕。这时扬州刺史(州最高长官)向朝廷奏叙其事,朝廷颁布命令,加李丘一五品官级,还让他做嘉州招讨使(招讨使是临时军事官职,主管招抚、征讨叛乱等军事活动,嘉州辖境相当今四川乐山、峨嵋、夹江、马边等地,治所在今眉山)

 

11.食肉荡游冥府  供经除罪善生

 

原文:姚待

唐·姚待,梓州人。常持金刚经,并为母造一百部。忽有鹿驯戏,见人不惊,犬亦不吠,逡巡自去。有人宰羊,呼待同食,食了即死。使者引去,见一城门,上有额,遂令入见王。王呼:“何得食肉?”待云:“虽则食肉,比元持经。”王称善曰:“既能持经,何不断肉。”遂得生。为母写经。有屠儿李回奴,请一卷,焚香供养。回奴死后,有人见于冥间。枷锁自脱,亦生善道。(《出报应记》)

 

唐朝姚待,梓州人(梓音紫,梓州治所在今四川三台县),常持念《金刚经》,并为母亲抄写了一百部经。

一次,姚待外出见有人驯鹿为戏,鹿见人不惊,狗也不叫,慢慢悠悠的自行走开。这时有人宰羊,做得了饭,呼唤姚待一同来吃,而姚待吃了羊肉便死去了。

有使者引领姚待而去,进了一座城门,见到了王者。王者说:“你为什么吃肉?”姚待说:“我虽然吃肉,但经常持念《金刚经》。”王者认为是善举,就说:“你既然持经,为什么不断肉吃素?”于是王者让他还生。

以后姚待仍为母亲写经。有一个屠夫叫李回奴的,请姚待给他写《金刚经》一卷,回去焚香供养。据说李回奴死后,有人在阴间看见他戴着的枷锁自行脱落,后来也投生善道(佛教认为众生在六道中轮回,天道、人道、阿修罗道三道是为善道;饿鬼、畜生、地狱三道是为恶道)

 

12.卢氏诵经释罪网  冥王礼敬返阳间

 

原文:卢氏

唐·开元中,有卢氏者,寄住滑州。昼日闲坐厅事,见二黄衫人入门。卢问为谁?答曰:“是里正,奉帖追公。”卢甚愕然!问何故相追?因求帖观见。封上作卫县字,遂开文字错谬,不复似人书,怪而诘焉。吏言:“奉命相追,不知何故。”俄见马备在下,不得上马去。顾见其尸,坐在上,心甚恶之。仓卒之际,不知是死。又见马出,不由门,皆行墙上,乃惊愕下泣。方知必死,恨不得与母妹等别行。可数十里,至一城。城甚壮丽,问此何城?吏言:“乃王国,即追君所司。”入城后,吏欲将卢见王。经一院过,问此何院?吏曰:“是御史大夫院。”因问:“院大夫何姓名?”云:“姓李名某。”卢惊喜白吏曰:“此我表兄。”令吏通,须便出。相见甚喜,具言平昔。延入坐语,大夫谓曰:“弟之念诵功德甚多,良由金刚经,是圣教之骨髓,乃深不可思议功德者也。”卢初入院中,见数十人,皆是衣冠。其后太半,系在网中。或无衣,或露顶。卢问:“此悉何人?”云:“是阳地衣冠,网中悉缘罪重。弟若能为一说法,见之者,悉得升天。”遂命取高座,令卢升坐,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网中人,有出头者。至半之后,皆出地上。或褒衣大袖,或乘车御云。诵既终,往生都尽。及入谒见王,呼为法师,致敬甚厚。王云:“君大不可思议,算又不尽。”叹念诵之功,寻令向吏送之回。既至舍,见家人披头哭泣。尸卧地上,心甚恻然。俄有一婢从庭前入堂,吏令随上。及前魂神忽入体,因此遂活。(出《广异记》)

 

唐玄宗开元年间,有一位姓卢的人氏寄住在滑州(寄住就是不在本乡住,而客居他乡;滑州在今河南东北部,其治所在今滑县)。白昼无事在大厅中闲坐,见有两个身着黄衫的人进门。卢问找谁?他们回答说:“是里正(乡里的小吏)奉官方文书来拘捕您。”卢非常惊讶,问他们:“是什么缘故来拘捕我?”并要求看看文书。见文书袋上有卫县的字样(卫县在今滑县的西南,卫辉县处),打开一看,文字多有错误,不象是人间的文书,于是奇怪而究问起来。小吏说:“我们是奉命拘捕您,也弄不清楚原因。”此时阶下已备好一匹马,只得上马,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尸体坐在床上,心中很是厌恶,慌忙之际,不知是死。而马不由门出,却走在墙上。于是惊讶落泪,方知必死无疑,恨不能与母亲妹妹等告别,只是身不由己。

马走数十里,到达一座城,城很壮丽。卢问是什么城?小吏说:“这是王国,就是这里让拘捕您的。”入城以后,小吏带着卢氏准备去见王。经过一座院子,据小吏说,是御史大夫(御史大夫为御史台的最高长官,专掌监察、执法等事)李某的家。卢大为惊喜,他告诉小吏说:“这位李大夫是我表兄;”并让小吏到里边通报。不久李某出来,二人相见甚欢,并让入叙谈。李大夫对卢说:“表弟念诵佛经,功德非常大,特别《金刚经》是佛教的最精要处,犹如骨髓,论其功德深不可测,令人不可思议啊!”卢刚入院中之时,曾看见有几十人,大半被系拘在网中,或者没有着衣,或者只露头顶,卢问表兄:“这些都是什么人?”李大夫说:“这些都是阳间的读书人,都是因为罪过太重;表弟如能为他们说法,见到的都可以升天。”李某命人取一高座,请卢上座,高声诵读《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网中之人就有露出头的,诵经一半时,都从地中出来,有的人穿着大袖礼服,有的人乘车驾云;诵经终了,往生均已完毕。

到后来,小吏引卢见王。王者呼卢氏为法师,对他非常恭敬有礼,王说:“您的功德真是大不可思议,您的寿数还没有完。”接着命小吏带路送卢回去。

回到家中后,见他的尸体被停放在地上,家人正在披头散发号啕大哭,卢氏心中很难过。不一会儿,有一个婢女从庭前进入堂屋,小吏让卢随着婢女上阶而行,等走到尸体跟前,魂已入体,因此得活。

 

13.诵经两千遍  延寿十五年

 

原文:田氏

易州参军田氏,性好畋猎,恒养鹰犬为事。唐·天宝初,易州放鹰。于丛林棘上,见一卷书。取视之,乃金刚经也。自尔发心,持诵数年,诵二千余遍。然畋猎亦不辍,后遇疾暴卒。数日被追,至地府。见诸鸟兽周回数,从征命。顷之,随到见王。问:“罪何多也?”田无以对。王令所由领往推问,其徒十人至吏局。吏令启口,以一丸药,掷口中,便成烈火。遍身须臾灰,俄复成人,如是六七辈。至田氏,累三丸而不见火状,吏乃怪之。复引见王,具以实白。王问:“在生作何福业?”田氏云:“初以畋猎为事。”王重问,云:“在生之时,于易州棘上,得金刚经,持诵二千余遍。”王云:“正此灭一切罪。”命左右检田氏福簿,还白如言。王自令田氏诵经,纔三纸,回视庭中,禽兽并不复见。诵毕,王称美之。云:“诵二千遍,延十五年寿。”遂得放还。(出《广异记》)

 

易州参军田氏(易州在今河北省易县一带,参军是州的属官),性好郊猎,常以豢养鹰犬为事。唐玄宗天宝初年,一日,田氏在易州放鹰,在荆棘丛上见有一卷书,取来一看,原来是《金刚经》。从此后他发下心愿,每日持经念诵。几天后,他已诵经两千多遍,然而打猎也没有停止。

后来田氏生病暴死,被拘捕到地府。他看见周围有好几亩的地方,有许多鸟兽都向他讨还性命。他被带领入见王者。王问他:“你的罪恶为什么这么多啊?”田氏无话可说。王者命手下官员对田氏进行审讯,同时被审的共有十人。到了吏局,命令他们张嘴,用一丸药投入一人口中,于是这人遍身被烈火烧着,片刻间被烧成灰烬,不久又恢复成人形,就这样烧了六、七个人。轮到田氏,命令他张嘴,投了三丸药也不见火起。官吏很是奇怪,于是田氏又被带回见王,并将刚才发生的事向王者报告。王问田氏:“你生前做了什么福业?”田氏说:“开始以打猎为生。”王再次问田氏,田氏回答说:“有一次在荆棘上得到一卷《金刚经》,持诵已有两千多遍了。”王者说:“正因为如此,才灭了一切罪。”王者命左右人检查田氏的福簿,结果与田氏所说一样。王让田氏诵《金刚经》,刚念了三页,回视庭中的禽兽已不见了。王者赞美说:“诵经两千遍,延寿十五年。”命手下人将田氏放还,田氏于死后三日得活。

 

 

  评论这张
 
阅读(7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