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野老的博客

介绍金刚经及陀罗尼

 
 
 

日志

 
 

论持诵咒语之三  

2008-05-22 19:58:30|  分类: 佛教--咒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论持诵咒语2)

【转】咒语不可解略说

 

1.·慧远大师云:“咒词何故不翻?翻改失用,多不神验,所以不翻,又复咒词未必专是天竺人语,翻者不解,是以不译……咒皆能令除灭怖畏”。详慧远大师《大般涅盘经义记·卷一》,《大正藏》第三十七册页626 627上。

2.·不空译《总释陀罗尼义赞》云:“真言中一一字,唯佛与佛大威德菩萨乃能究尽”。详《大正藏》第十八册页895中。

3.·华严贤首法藏国师亦云:“咒是诸佛秘语,非因位所解,但当诵持除障增慧”。详法藏大师《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略疏》,《大正藏》第三十三册页555上。

4.·师会述《般若心经略疏连珠记》:“佛秘语非因位所解,但当诵持除障增福,亦不须强释也”。详《大正藏》第三十三册页555上。

5.·赞宁云:“密藏者,陀罗尼法也,是法秘密,非二乘境界,诸佛菩萨所能游履也”。详《大宋僧史略·卷上》,《大正藏》第五十四册页240中 下。

 

咒语可解略说

 

·一行《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卷七》云:“而今此真言门。所以独成秘密者。以真实义所加持耳。若但口诵真言而不思议其义。只可成世间义利。岂得成金刚体性乎!故偈云:最胜真实声,真言真言相,行者谛思惟,得成不坏句,此声即是真言门,语密之体”。详《大正藏》第三十九册657下。

举例:

·法崇撰《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教迹义记》。

详《大正藏》第三十九册页1012

·不空撰《佛顶尊胜陀罗尼注义》。

《大正藏》第十九册页388中─下。

·不空注《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

详《大正藏》第二十册页489

·不空译《仁王般若陀罗尼释》。

详《大正藏》第十九册页522

日本南忠撰《注大佛顶真言》。

详《大正藏》第六十一册页602

日本明觉撰《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他钵怛啰陀罗尼勘注》。

详《大正藏》第六十一册页606

日本明觉撰《大随求陀罗尼勘注》。

详《大正藏》第六十一册页747

日本定深撰《千手经二十八部众释》。

详《大正藏》第六十一册页749

日本观静撰《孔雀经音义》。

详《大正藏》第六十一册页755

《一字顶轮王瑜伽观行仪轨》云:“念诵者成就南摩尼羯磨。此部念诵。如铃铎声。如箜篌声笛声。如舞动璎珞声。其声如孔雀鸣。如一切部法中。相应一切义。成如是音声。而作念诵。与真言相应。真言者随声。应思稚其义。不久当成就。此通一切部此是声念诵仪轨”。详《大正藏》第十九册页314中。

 

  (中略)

 

【转】西天梵字法尔有本略说 补述

果滨 敬撰

 

最近有人读过笔者的“西天梵字法尔有本略说”一文时“对自己诵念国语版的楞严咒失去了信心,且造成别人的疑惑,是否这种文章还是私下告知即可”,笔者在此补述说明,看了我的文章后应该对国语版的楞严咒、大悲咒、往生咒“更有信心”才对,而不是“疑惑”,大家会觉得奇怪吧!请花点时间听我分析如下:

 有教过唐诗宋词的人都知道,很多诗句用现在的“北平国语音”去念都是不能“押韵”的,例如:王维的《过故人庄》诗“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春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以上【】内表示这首诗的韵脚,如果我们用现在的北平音去念【斜ㄒㄧㄝ’】,那跟【家】、【麻】、【花】就押不上韵了,可见【斜ㄒㄧㄝ’】用在唐音时是念成【ㄒㄧㄚ’】音的。如果以这种理论来推唐朝所翻译的佛经“咒语”,我们就可以很轻易的接受用“台语”去念咒语是比较正确的,因为现在的台语方言和客家语言保留了许多唐朝的古音(河洛音)。笔者初学佛时也搞不清楚在庙上的“老菩萨”(年纪大的老居士)为什么一定要用“台语”去念大悲咒、往生咒或《弥陀经》等,当初我也觉得他们“太执着”,明明经本有“国语注音”,为什么一定要用“台语”念呢?直到笔者读研究所时,修学二年的梵文之后,才明瞭为什么要用“台语”读古书及念咒语的道理。下面笔者试着从四个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一、从“心法”上来说:如果“心清净”、“戒律严持”,“专一精进”,那就不需要在“咒音”上太斤斤计较,历代祖师菩萨及居士念“不对咒音”或“不太准确的咒音”而成就佛法的的“事实”是非常非常的多,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虽然没有人敢说他的音是“百分之百绝对”的正确,不过用“愈接近原始音”的音去念咒是应该值得提倡的!至于有人提到“有出家人念梵语楞严咒念到着魔的呢!”笔者认为:只要心不清净,有贪染心、有求神通的心,你念什么音都有可能会着魔,不一定是念梵音啊!有句话说:“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

  二、从“法相”上来说:念经与念咒有着很大的不同点,除了都可以增长我们的“戒定慧”外,念经尤其更能增加我们的“慧解”。但中国人念“中文版”的经、外国人念“外文版”的经,功效都是一样的,因为经是“义解”的方式,可以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其义理,《四分律》云“听随国俗言音所解,诵习佛经”(《大正》二十二册页955上)。所以念经不限定“固定语言”,只要合乎佛义都可获得无量功德与感应。然而念咒却有“固定语言”的限定,因为咒是“佛的密语”,即是“密语”就如同我们打大哥大电话的“号码”一样,押对了“号码”就会跟佛菩萨相应,也会起启动您自我的“佛性”,如果“号码”不对,那电话永远也不会打通的,不过这是我用“世间法”来比愈这个咒音的道理。从佛法的角度说,“咒音”比“电话号码”的界限宽多了,因为前面笔者提到用“太离谱的音”、“不太准确的音”去念咒而获得感应是铁的事实,就如同有人念唵麻尼叭米而感应一样,这是告诉你一件事实:佛法真的不可思议,连用太离谱的音不太准确的音去念咒也能获大加持、大感应,这不就代表是佛法及佛菩萨的慈悲与灵验吗?读诵国语版的楞严咒、大悲咒灵验故事不也是很多吗?近代的宣化上人、妙莲老和尚、悟明老和尚都是国语版大悲咒的成就者。  藏经中曾记载秽迹金刚咒因太灵应,太多人证神通,故在唐太宗时曾删除十个字(详《大正》二十一册161中),虽然杀了十个字,还是一样很多人念出成就,这也是现代国语版咒语为什么还会那么灵验的理由。还有大悲咒也太灵,有75句、82句、84句、88句、94句、143句等,楞严咒则有般剌密帝译的丽本439句及明本427句、《房山石经》不空译的481句、唐五代慈贤译的536句等。从这些史料可看出咒语的权威性准确性灵验度都是很重要的,所以读诵国语版咒语的人看了笔者《西天梵字法尔有本略说》一文时应该对佛法更有信心才对!这正是佛法不可思议之处!

  三、从“学术上的法执分别来说:佛陀在世时曾以六十四种语言宣讲佛法(详《普曜经·卷三》、《佛本行集经?卷十一》、《大庄严经?卷四》),而当佛要宣讲咒语时,根据藏经记载都是用“梵音的,举证非常多,如《大正》十九册页182上、623中、640上、二十一册174上、892上等等。试举《佛顶尊胜陀罗尼》载:“夫诵陀罗尼,务存梵音”,但取其声,不取其义。比来多失本音,良由“翻译文字有异,遂使学者多疑不决……今所翻者,稍殊往译,应合“弹纽,具注其侧,幸请审看,万不失一。不应弹纽”而弹纽”者,是陀罗尼之大病也。若无侧注,不假纽声,但依其文,自当周正。所有口边”字者,皆须弹舌而言之,侧注平上去入者,依四声”而纽之。所注二合”者,两字相和,一时急呼,是为二合”也……一切佛部陀罗尼真言,一切菩萨金刚等陀罗尼真言,悉皆如是..如拟学梵音念诵者,先须学梵音”(详《大正》十九册389中)。宋?赞宁大师也云:又旧翻秘咒,少注合呼,唐译明言多详音反,受持有验,斯胜古踪”(《大正》五十册725上)。文中强调学陀罗尼者一定要务存梵音”,而且但取其声,不取其义”。唐译密咒多用反切”去详注梵音”,所以才能受持有验”,这都是要求要用梵音”持诵咒语的明证。

当今大德忏云大师教导四众弟子及加持咒语时皆用梵音,如楞严、大悲、往生、药师诸咒。有不少可以用大悲咒水治病的法师及居士们,也都用台语音或是梵音去念,如广钦老和尚的台语大悲咒及佛号、妙通寺传闻师、苗栗铜罗山福慧比丘尼台语大悲咒……等。连藏密喇嘛宗萨仁波切、宗南嘉楚仁波切、白雅仁波切都提倡用梵音”来念咒,密法为什么要经过严仅的灌顶”、 传咙”?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是要求咒音”的准确度,不要偏离原音太远。 再举我们称呼父亲的用词,有爸爸、爹地、阿爸、老爸、阿ㄉㄧㄚ、father、老ㄟ……,不管您用那一个念,基本上都是在叫父亲,父亲也一定知道你在叫他,也会感应,但如果我们已知道真正的称呼应该是爸爸”时,那为什么还坚持一定要用其它的音去念呢?就如同已经知道应该用梵音”去持咒才是最接近原音”的,又何必坚持要念国语音”才行?像笔者所举的例子:称诵金刚密迹大士或金刚手菩萨时用国语音是跋ㄅㄚ阇ㄕㄜ’啰ㄌㄚ?谤ㄅㄤ?尼ㄋㄧ’”,其实它的原音是vajrapani(ㄨㄚ-ㄐㄧ-ㄖㄚ-ㄅㄚ-ㄋㄧ),已经知道念vajrapani才是最直接、最接近的音,又何必执着一定要念跋阇啰谤尼”;就好像我们一直叫某一个人的绰号一样,绰号不一定好听,但叫久了大家也都适应、也都相应”了,不过这个绰号并不是他的本名”啊,我们何必只学、只记他的绰号”,而舍弃他的本名”呢?当然有人也会引《金刚经》文: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来破咒音之辩的执着,其实《金刚经》所应的是要证得罗汉与菩萨的机”,要教人离于我执与法执,是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是应无所住”,但如果没有了法”,何来之舍”?凡是执着音声色相之道则堕常见,如果又执着离音声”则又堕断灭空见,这是不得不注意的事。下面例举经证来说明以音声”修行的事实:

1.《楞严经》憍陈那五比丘于佛音声得阿罗汉”(《大正》十九册125下)。

2.摩登伽女初闻楞严咒”即证三果(《大正》十九册122上)。

3.观音菩萨宿世一闻大悲咒而从初地菩萨顿超至第八地(《大正》二十册106下)。

4.在《楞严经》中观音菩萨也以入流亡所”而得耳根圆通”(《大正》十九册128中)。

5.《金光明经》云十地菩萨犹须陀罗尼来得度一切怖畏(《大正》十六册376中)。

6.《庄严宝王经》载诸佛如来尚求秘密陀罗尼(《大正》二十册60中)。

7.《楞严经》更云:十方如来,诵此咒心,成无上觉”(《大正》十九册136下)。

8.《般若经》云:“过去、现在、未来十方三世诸佛皆因持此般若咒”而成正觉。

9.《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云此咒乃百千万亿俱胝诸佛所说,闻此咒一遍,所有三恶道罪业即得消灭(《大正》十九册359上)。

10.《文殊问经》中佛亲自宣说:“一切诸法入于字母及陀罗尼字”《大正》十四册509中)

以上十条经证说明“音声之道”是成佛、修行的必要法门。还有刘继庄的《新韵谱》曾言:“自明中叶,‘等韵’之学盛行于世,北京衍法五台,西蜀峨眉、中州伏牛、南海普陀,皆有韵主和尚,纯以习韵开悟学者”(见《赵宧光及其悉昙经传》一书,新文丰),可见历代祖师早就有以“悉昙声韵梵音”之学来教导学人,在当时甚至以“参禅”为大悟之门;“唱韵”为小悟之门,可见以唱颂“悉昙梵音”的法门是为进入“开悟”的重要方法。

  至于有人还是认为:“不管念国、台、梵语....日久功深,心诚则灵,下次可以试试看念国或台语大悲咒念快一点,就跟梵语很相近了”。这个“日久功深,心诚则灵”,跟我举的念唵麻尼叭米“牛”而感应的例子一样,也是“心诚则灵”,但是绝不能以这种“牛”的音去弘扬佛法,也不能就此认为念“牛”或“吽”都是“一样”的(要不请大家去试试念唵麻尼叭米“牛”,看会不会成就?),或认为“念快一点都一样”,这样是“邪正不分”了。笔者说过了这是少数“特殊的感应”,但不能以这种“特殊的感应”来认定佛法,甚至扭曲了佛法。这就比如有人曾长年的喝牛奶而意外的将他多年的鼻癌治好了,不能从此就将牛奶当做是治鼻癌的药,甚至到处去推荐鼻癌要喝牛奶才会好。如果以“念快一点就会跟梵音一样”,所以无需刻意的去念梵音或学梵音,那“念慢一点”是不是就跟梵音“不一样”了?这种说法是有语病的。又比如“大悲咒中有句萨婆-萨婆,梵音是「sarva-sarva」婆ㄆㄛ’和vaㄨㄚ的音念再快也很难的起来;楞严咒第四会中有演吉质,梵音是yeke-cittaㄧㄝ-ㄍㄟ-ㄐㄧ-ㄉㄚ,将国语音念快一点也很难合上梵音;药师咒有句鞞杀社-窭噜-薜琉璃,梵音是bhaisajya-guru-vaiduryaㄅㄞ-ㄕㄚ-ㄖㄧㄚ-(台语)-ㄖㄨ-ㄨㄞ-ㄉㄨ-ㄖㄧ-ㄧㄚ,将国语音念再快一点,我相信还是很难合上梵音的。

近代有人发心将楞严咒转译成英文的音来念,让外国人也可以念楞严咒,可是转译时是以北平国语音为准,而不是以唐时的河洛音来转译,不过还好,外国人念的也很感应。如果有天再有人发心将转译成英文音的楞严咒再将它成德文、日文、阿拉伯文,这样一直下去,那咒音的原貌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敢想象。也许这是楞严咒的本身的遭遇吧!(这个咒太灵,故遭天魔外道诸鬼神魔之忌,所以就想办法不要让你念准它)

四、从居士的角度来说:我们在家居士,业障深重、不够精进、烦恼炽盛、心不清净、又没持净戒、修的太少,如何才能以不太准确的音去成就?也许还是会成就的,铁杵磨成绣花针,这是早晚的问题罢了!只不过笔者还是建议居士如果有因缘的话最好以最正确的梵音去念咒。因为我们在家人(养家顾子、上班赚钱),能专心下来好好好修行的时间真的不多,要念要修就让它对一点正确一点,免得继续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得益,还是要看个人发心的用功程度与福德因缘来决定成就与否?至于出家法师,早晚都精进用功,三业清净,所以用国语、台语、客语也好,应该不至于影响太大!不过如果您经年累月都用国语去持诵楞严大悲十小咒,却感觉效力不怎么明显的话,那么就请您改成梵音试试看!佛法是灵活的,而不是一味的坚持与执着!

结论

现在我们所见佛经上的任何咒文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应该用现在的北平国语注音去念咒,到底是谁将咒语标上国语注音的?这个不需要追究了!不过笔者有个看法,这可能跟佛法的法运兴衰的有关系,《法灭尽经》上说:《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沙门袈裟自然变白(《大正》十二册1119中)。佛陀预言《楞严经》将在末法时第一部先灭去的经,那么楞严咒就是第一部先灭去的咒语。不禁为《楞严经》及楞严咒的命运深感悲怆!现在是末法了,魔强法弱,所以咒音就愈来愈不准,愈走愈离谱,让人修得多,感应的少,也许是众生福薄吧!最正确的古梵音无福得之、无福修之。

我想当初用国语注音去标咒音也是一时的慈悲,让大家能有缘来念点楞严大悲十小咒,来积点福报,否则那种唐文咒音文字是没有多少人能念对的,为了让佛法延续、为了让众生种福田,只好方便标上国语注音,但也因一时方便了咒语的原音,我想这是法运众生福薄的问题吧!行文至此,想起近代高僧宣化上人(宣化上人是以国语版楞严咒为宣扬)曾说:《楞严经》就是赞叹‘楞严咒’的,如果有一人能在世界上念'‘楞严咒,这妖魔鬼怪都不敢公然出现于世,因为他们所怕的就是‘楞严咒’。如果一个人也不会背‘楞严咒’了,这时候妖魔鬼怪就都出现于世。他们在世界上为非作歹,一般人也不认识他们了。现在因为有人会念‘楞严咒’,妖魔鬼怪就不敢公然出现于世,所以若想世界不灭,就赶快念‘楞严咒’、读《楞严经》,这就是正法住世。国语版的楞严咒还真是威力强大不可思议啊!  有人还问道:若一定要念梵语,西藏的上师,中土的祖师。为何不事先说明?弄得众生团团转?笔者的见解不是意味用国语弘扬咒语的人是无福者或是误导佛法,这是每个人弘扬佛法的不同机缘,如果您是身长在唐朝的法师或居士,我想您弘扬咒语一定是用唐音弘扬,绝不会用现在的北平国语音弘扬;如果您是生长在日本的法师或居士,当然您很可能就是用东密式的那套咒音弘法;如果您是在西藏的仁波切,那就用藏音式的咒音弘法;而现在民国以来的法师都是北平国语音来弘扬咒语,这也是我们民国以来众生与佛法间的因缘,我们生长在民国这个台湾的地方,又有幸学佛,有幸念经咒,而我们周遭的因缘全都是国语版,这只能说是个人学佛的机缘以及和当时当地某弘法师的因缘罢了,而不能去怪罪祖师为何不事先说明,弄得众生团团转了。说穿了,还是一句话:个人因缘际会不同,众生福薄深浅不同!

 如果读者您无缘持诵古梵音的楞严咒,那就专心念国语的楞严咒吧!《金刚经》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这句话可以给你十足的信心,至少让这个法多住世,让天地多增加一点正气;如果您有缘、有福得到完整古梵音的楞严咒,那就请您多珍惜、多精进吧!咒语是唐朝翻译的,是用唐朝的当时的语言文字记载而成,那么就请尽量用最接近唐音的音来念咒,笔者这样一个见解应是值得提倡、值得大家重视的。

 忍冬野老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12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